剛剛更新: 〔絕代狂兵李夜風葉〕〔豪門溺寵:總裁,〕〔我言出法隨〕〔漁人傳說〕〔四條土狗〕〔我在三界收破爛〕〔非洲酋長〕〔大國名廚〕〔廢材娘娘你面具掉〕〔蜜愛百分百:霍少〕〔教父的榮耀〕〔豪門第一寵:老婆〕〔斗星者〕〔論咸魚的自身修養〕〔天價小毒妃〕〔我穿女裝能變強〕〔原始族長〕〔玄界修羅戰神〕〔最強妖鋒〕〔異界供奉系統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四十九章 我師兄這麻煩性格
    “呼——”

    “嘶——”

    “咦,好暴露……這不就是個肚兜后面加了兩塊布嗎?穿這個出去,污人眼呢?”

    “這個更夸張,最重要的位置都蓋不全!四師姐都是穿這個給五師兄看的?

    不對,好像是要組合起來穿的……”

    窸窸窣窣,嘻嘻嘿嘿;

    從清晨開始,酒玖在自己小樓中忙碌著,一直到中午時分,她總算站在了自己的屋門前,纖手摁在門閂上,一時間卻無法拉動。

    只出去逛一圈!

    嗯,只是出去逛一圈……

    輕輕呼了口氣,酒玖慢慢拉開面前的木門,腳上穿著的青藍繡花小布靴先邁了出去。

    霎時間,這片大陣籠罩之下的山林田園,當即多了一抹色彩。

    幾道目光聞聲看來……

    就聽哐當幾聲,正往丹房挑水的雜役弟子滑了扁擔,花圃中清理雜草的雜役弟子落了鋤頭,端著幾瓶丹藥的少女扔飛了手中的托盤……

    “咳!”

    酒玖清清嗓子,背起手,向前走了半步,又下意識挺胸昂首,目光淡定地掃過各處。

    幾位男弟子趕緊低頭不敢多看,卻又偷偷抬頭看了幾眼;有個剛來山上不久的少年,臉還莫名紅了些。

    ‘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嘛,穿什么不都一樣嗎?

    又沒有傷風敗俗,比平時穿短裙衫遮的還多一些。’

    酒玖用舌尖舔舔嘴唇,目光帶著幾分猶豫,但還是迅速下定決心,隨手將差點忘記帶出門的大葫蘆招了過來,化作了一丈長短。

    她本是要習慣的跨坐上去,但想起自己現在的打扮,下身是淺粉色、不知什么質地但輕飄飄的長裙,跨坐好像很別扭。

    于是,她收攏裙擺,兩只玉足輕輕交錯,側坐在了大葫蘆前部,御空而起……

    剛飛出破天峰,便見一位頂著兩只黑眼圈的矮道人踩著白云,手里捧著一本書卷慢悠悠的飄來。

    酒玖頓時停下葫蘆,用仙力加持,故意咳嗽了一聲:

    “咳!咳咳!”

    在旁路過的酒烏抬頭看了眼,對酒玖露出禮貌的微笑,抱著書卷拱拱手,朝著破天峰半山腰落去。

    酒玖愣了下,隨后翻了個白眼,坐著葫蘆繼續前飛。

    而已經落入大陣的酒烏突然扭了下頭。

    “剛才好像看到了……小師妹?

    不對,小師妹幾百年都是那幾套衣服,怎么可能換這般打扮。

    眼花了眼花了。

    唉,最近虧的有點多,還好師姐終于閉關了,總歸能補補元氣。”

    嘆了口氣,酒烏繼續研讀手中捧著的那卷《培元固氣三十二法》,邁步朝著自己的小樓而去。

    剛進屋,矮道人就嗅到了那一絲絲殘留的仙子余香,禁不住打了個寒蟬。

    身體反應,純粹的身體反應。

    他對自己四師姐一往情深、情比金堅,絕對沒有半點懼怕之心!

    酒烏又想到自己這段時間來英勇的表現,頓時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自從喝了李長壽師侄配的毒龍酒,腰桿雖然軟了,但在師姐面前的自信卻更多了,道侶之間的相處也更融洽了,修道問長生的生活,也多了幾分樂趣與色彩。

    就是,上次被這家伙捉弄了一次,心底總歸有點不爽。

    酒烏沉吟一聲,坐在書桌后陷入了思索。

    以彼之道,還治于彼?

    開發點類俗于這酒的丹藥,把他誘入困陣?

    這家伙說不定真的能忍住不會出窘態……那,再讓小九去幫忙加把火?

    呃,不行不行,這到底是給他送好處還是捉弄?萬一小師妹不反抗,那不就虧本虧大了!

    與這家伙斗智斗勇,此時倒是被那誓言限制,少了許多路徑,不過倒也更為有趣。

    “這小賊,等著吧,貧道總歸是能找到你的漏洞!”

    ……

    “真是,路上遇到的這幾個人,怎么都用那種奇怪的眼神打量別人,就不怕被人打的嗎!”

    飛到小瓊峰上空時,酒玖嘴角一撇,禁不住嘀咕了一句。

    大葫蘆緩緩落下,她仙識掃過小瓊峰各處,發現李長壽在為藍靈娥講課。

    輕輕眨了下眼,酒玖刻意隱瞞起了自己的氣息波動,想看看自己突然出現,這對師兄妹有什么反應。

    該不會被驚嚇吧?

    酒玖秀眉一皺,略微有些無奈。

    偷偷靠近草屋,遠遠的就聽到其內傳來的清潤嗓音:

    “神思渺渺,道顯其中;氣歸中海,凝于元魂。

    這句之中,最難理解的其實是氣歸中海,這里的氣并非是指你修出的法力,也非清氣、濁氣,而是指,你自身所存的那一點先天精氣。

    這是自母胎帶來的寶物,對煉氣士十分重要……”

    屋內,李長壽正坐在圈椅中,姿勢十分放松,小靈娥盤坐在蒲團上認真聽講。

    酒玖躡手躡腳到了屋門外,一個轉身,抬起手臂做虎爪狀,高呼一聲‘烏拉’沖了進去。

    閉眼坐在那的小靈娥頓時禁不住笑出聲,李長壽則是有些無奈地放下手中經文,含笑看著突然變了身打扮的酒玖……

    酒玖瞪眼道:“怎么不害怕?”

    “哎呀!被師叔嚇到了!”

    小靈娥故作慌張的輕呼一聲,但她剛扭頭,小嘴又禁不住發出一聲贊嘆,“小師叔你怎么突然……突然穿長裙了?”

    “怎么了?不可以嗎?”

    酒玖偷偷觀察著李長壽的反應,在小靈娥面前轉了一圈,裙擺與秀發輕輕飄動,讓房內滿是淡淡的香氣。

    靈娥此時也在偷偷看自己師兄的反應,發現師兄正含笑點頭時,心底稍微松了口氣。

    師兄沒被驚艷到就好。

    靈娥輕笑道:“當然可以呀,師叔平時就很漂亮了呢,現在更是閃耀奪目了些,弟子都不敢跟師叔您一起駕云了呢。”

    酒玖對李長壽眨眨眼,“小長壽,你覺得……呢?”

    “很不錯,”李長壽點頭稱贊著。

    當跟自己關系不錯的女子,像是眼前這兩位,小師妹和小師叔,突然換了一身新裙子、多了一件新首飾,還一臉求夸獎的表情,身為一個有風度的男人,其實不該吝嗇贊美之詞。

    但想到昨日可能出現了誤會……

    李長壽又加了句:“就是突然看著,可能會有些不太習慣。”

    “這樣呀。”

    酒玖低頭看著自己精挑細選了半天的搭配,表情略微有些失落。

    一旁,靈娥心底嘆了聲;

    師兄果然還是這樣子……

    像師兄這種恨不得把所有因果都拒之門外的性子,想靠近當真太難了。

    著實麻煩。

    靈娥很快就露出淡淡的微笑,主動湊過去,在酒玖耳旁小聲問:“師叔您第一次穿這種打扮嗎?”

    酒玖忙道:“嗯,對,我突然想改變下穿衣風格,就是這般。”

    “這種打扮的時候,化淡妝更適合呢,”靈娥小聲在酒玖耳旁說了幾句,酒玖眼前一亮,拉著靈娥去了一旁屏風后。

    李長壽見狀略微搖頭,捧起書簡繼續品讀,聽著一旁細語聲,心底略微思量著什么,表情并沒有什么變化。

    不多時,在靈娥接連不斷的贊嘆聲中,酒玖又從屏風后轉了出來,得意洋洋地看著李長壽。

    “怎么樣!”

    李長壽抬頭看了眼,笑容更濃郁了些。

    此時的小師叔像是換了個人,巧施了粉黛、細描了眉角、微染了腮紅、點潤了朱唇,羅裙夾襖、鳳尾盤云,比之前多了幾分精致,更增了幾分女子本有的柔媚。

    “不錯,”李長壽豎起大拇指,“憑胸而論,在我見過的女子中,美貌絕對排行前三!”

    “真的嗎?”

    酒玖眨眨眼,心底不知怎么,這兩天纏繞在心間的那種奇怪且微妙的感覺悄然消散,心境變得開心且輕松了起來。

    “自然是真的,師叔莫非對自己的魅力有所誤解?”

    李長壽笑道,“師叔你平時不打扮的時候,已經是門內不少男弟子傾慕的對象了。”

    “呸,哪有,”酒玖翻了翻白眼,嘴角卻是止不住的微微上揚,淡然道:“本師叔也不是很在意這些,畢竟修道長生才是正經事。

    不說這個了,你們還要講課嗎?

    不講課就一起斗大神呀!”

    李長壽道:“講課畢竟是正事……”

    “師叔難得來一趟!”靈娥頓時在后面抱住酒玖的胳膊,“斗大神!”

    李長壽禁不住一手扶額,一個月平均來七八次怎么就‘難得’了?

    酒玖果斷附和:“斗大神!”

    “行吧,難得你們興致高漲,稍后我再找機會給靈娥補課。”

    李長壽搖搖頭,一旁兩人已經歡呼慶祝,熟練地布置起矮桌軟墊。

    入座時,酒玖感覺有些別扭,就借了隔壁李長壽的草屋,換回了自己最舒服的麻衣短衫加短裙的打扮,把繡花鞋替換成柔軟舒適的特制草鞋,化掉了臉上的淡妝。

    這草可不是普通的草,這也是酒烏精心培育的仙草……

    還是這樣舒服許多。

    出草屋前,酒玖心底回響著李長壽剛才的話語聲……

    ‘美貌絕對排行前三!’

    酒玖的嘴角不自覺就揚了起來,嘀咕道:“這家伙,還真是大逆不道,這種話都敢說。”

    拉開門,酒玖如風一般沖向了隔壁草屋,那里不多時就傳出了一陣爭搶之聲……

    “搶大神!”

    “加倍!”

    “超級加倍!”

    “這局大神是靈娥,師叔與我是小仙,超級加倍,當前已經十二顆靈石。”

    “哼哼,出手吧小靈娥!

    本師叔有十七張牌,你今天還能秒我不成?”

    ……

    夜深人靜,李長壽負手離開了草屋。

    小師叔和小師妹都喝了點酒,此時又在床榻上呼呼大睡;他負責關門開陣,免得兩人明日清晨時狼狽的模樣被旁人看去。

    回了丹房,進了地下密室,李長壽坐在了角落的蒲團上,閉目凝神,雙手抱元歸一。

    在雙掌之間,一團橙紅色的火焰緩緩凝聚,而后被攝入體內,開始慢慢游走,煅鑄他的元魂道軀……

    一朵朵九瓣蓮花在他身周緩緩旋轉,此時這些蓮花已有拳頭大小,其上紋路清晰無比,所蘊之道也已趨近于完善,玄妙道韻縹緲無定。

    但他,依然覺得有些不足……

    遲遲不愿踏入歸道九境。

    ……

    ……

    本章本是凌晨零點的更新,因為跟上一章有較強的連貫性,且容易讓讀者產生過多篇幅聯想,提前發出來。

    無論是感情和劇情,本菌都會在故事好看的基礎上,堅持合理性~創作不意,請大家多多支持。

    另,書友群已經建立,剛建的,還熱乎(474095492)

    本菌會在群中不斷分享創作過程和一些小靈感,跟各位讀者老爺們吹牛打屁。

    喜歡討論本書的歡迎來搞,剛十幾個人~

    <br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溫燉的小時光〕〔山河遠闊語輕輕〕〔鳳素暖宮城免費閱〕〔重生千年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神級兵王都市行〕〔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末日樂園〕〔黑金繼承人〕〔超次元女子監獄〕〔快穿:反派洗白攻〕〔醫妃拽上天:邪王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极速11选5 贵州11选5近20 指南针炒股软件 黑暗故事 广西快乐10分 六合秒秒软件 山西快乐十分 遗漏河北十一选五一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2018 宁夏十一选五 安徽快3 山东十一运选五走势 宁夏11选5 广西11选5 全球股市大盘行情 福彩辽宁35选7中5个号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