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陳歌蘇沐涵〕〔娛樂圈最強替補〕〔一代女仙〕〔萌寶1v1:爹地你出〕〔閃婚獨寵:陸少嬌〕〔都市之萬世丹尊〕〔貓系男友太難伺候〕〔娘娘她擅攻心〕〔相思劫了又劫〕〔福運小嬌娘〕〔超奧特傳記〕〔錦繡農門〕〔抱定大佬不放松〕〔這個女配有毒〕〔第一繼承人〕〔紫眸逆天:廢柴大〕〔藥植空間有點田〕〔書穿成傅總裁家惡〕〔寵妻100式:女人,〕〔超級小農夫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四十七章 叛逆龍子,在線……
    “只是長胡子啊……嚇師叔我一跳。”

    酒玖將木勺攝回手中,又聞了聞旁邊壇子里面的酒水,有些后怕地道了句:“我還當會陰陽失調,變成不男不女什么的。”

    李長壽輕笑著地搖搖頭,對小師叔的邏輯思路,一向都是十分欽佩。

    “師叔,今天這爐丹藥煉制完成后,我大概要閉關半年到一年,修行三昧真炎。

    那幾樣酒,我都提前為師叔準備好了一年的份額,但這東西喝得多了也不太好,師叔您還是適量飲用。

    就在那壇藥酒旁邊的架子上,老地方。”

    “半年嗎?”

    酒玖收起那幾只酒壺,將幾只空著的酒壺隨手放了上去,背著手從旁邊走了過來,一本正經地叮囑道:

    “雖說三昧真炎從返虛境就可以修行,但這東西最開始需要燃燒精氣神凝練火種!

    你千萬別心急,練法術練到虧損元氣,結果把自己弄的神虛氣虛精虛,那就糟糕了!”

    李長壽含笑點頭,繼續埋頭分理藥草。

    酒玖有些無聊的打了個哈欠,嘀咕道:“我最近幾年卡在瓶頸,修行突破都有些麻煩。

    不過以前也有過幾次這樣的狀況,卡幾年瓶頸,莫名其妙自己就突破了。

    突破以后就要閉關幾年,有可能是幾十年,可能你就很長時間見不到本師叔咯。”

    李長壽笑道:“師叔現在已經主修無為經了吧。”

    “對啊,”酒玖攝來一張竹椅,坐在桌子旁,有些百無聊賴地趴在桌子上,“等你成仙了,也能修行無為經,如果你資質好點,返虛境就可以修行。

    可惜……

    對了,我聽五師兄說,你師父好像也開始參悟無為經了。”

    “嗯,師父兩個月前得到了門內執事送來的經文,”李長壽隨口道,“其實師叔這般心態,修行無為經最為貼切,不強求、不多求。”

    酒玖眨眨眼,“小長壽,你怎么跟咱師尊講話一個調子。”

    李長壽道:“先前酒烏師伯也給了弟子一份無為經上卷,這些話不都是經文里面的意思嗎?”

    “原來是這樣。”

    酒玖呢喃一聲,坐在一旁靜靜的看李長壽整理草藥,不知不覺就有些出神……

    片刻后。

    “小壽壽……你其實也挺好看的呀……嘿嘿嘿……之前怎么沒發現?”

    “嗯?”

    已經準備開始煉丹的李長壽扭頭看了過來,發現師叔趴在桌子上睡過去了,嘴里還在喃喃著夢話。

    成仙之后,仙軀無垢,小師叔的中長發常年不打理也是絲絲順滑、烏黑光亮;

    只是扎了個簡單鳳尾辮的她,沒有首飾、不施粉黛,給人的感覺竟是那般簡單純澈。

    睡熟后的小師叔,當得‘肌玉膚凝脂,心清神剔透’這般形容。

    可惜,醒著的時候就太跳脫了些。

    搖頭一笑,李長壽輕手輕腳走去了丹房之外,觀賞著自己在陰陽魚造型的池子中養的那些小靈魚,等酒玖小憩醒來。

    畢竟自己是有求于人,借助酒玖精純的仙力來煉丹,總不能對小師叔太過苛刻。

    兩日后。

    煉完了丹藥,李長壽暫時封了丹房,僅開啟了丹房附近三里內的陣法。

    待送走酒玖后,他又去找靈娥叮囑自己要閉關之事。

    這次閉關,李長壽就是要將三昧真炎的火種正式凝成,差不多也要半年的時間。

    正身著寬松練功服,在柳樹下研究撒藥技巧的靈娥,頓時有些納悶……

    “師兄,你這次不在丹房那邊閉關嗎?”

    “修行三昧真炎容易炸房,”李長壽笑道,“我稍后會弄一只小木筏,去湖中閉關,這樣會穩妥一些。”

    靈娥輕輕眨眼,有些欲言又止。

    李長壽放了幾只瓷瓶在她手中,叮囑她每瓶丹藥的用法和用量。

    心底不斷思量之下,小靈娥還是小聲問了句:

    “師兄,三昧真炎……不用藏嗎?

    這法術不是很厲害嗎?”

    李長壽隨手敲了下師妹的腦殼,自然沒用什么力道。

    兩人雖面對面,李長壽還是用傳聲之法,細細解釋道:

    “這幾年剛停了授課,你就將我教你的都忘了?

    三昧真炎是酒烏酒玖的師尊賜下的,故意藏起來不用,反而更會讓人起疑。

    需是旁人想不到、猜不到,不會根據你平日里展露之信息聯想到的,才算是底牌,而非單單以威力大小來論。”

    靈娥吐了吐舌尖,低頭乖乖受教。

    李長壽又拿了兩只瓷瓶出來,傳聲道:“這兩瓶丹藥放在師父門前,這是給師父煉制的仙丹,有化濁反清之功效。

    你可別偷嘗,會被仙丹的藥力撐爆。”

    靈娥頓時一喜,“那師父吃了豈不是能……”

    “難,”李長壽搖搖頭,輕嘆一聲,朝著林中漫步而去,準備制作接下來要用的小木筏。

    藍靈娥打開玉瓶聞了聞,一股精純的元氣撲面而來;

    她輕輕吸了一口,整個人都有些頭重腳輕,暈暈乎乎地回了自己屋內,連忙打坐修行化解藥力。

    李長壽見狀輕笑了聲,找了一片老林,挽起袖子開始大干一場。

    兩日后……

    “什么動靜?”

    剛打坐醒來的藍靈娥起身從木窗看了出去,小嘴一張,輕呼了幾聲,漂亮的額頭滿是黑線……

    ‘我稍后會弄一只小木筏。’

    腦海中回響著師兄剛才的這句話,再看看湖面上剛下水的那艘五十丈長‘簡陋’大樓船,藍靈娥忍不住拍了拍額頭。

    師兄對大小二字,有什么誤會嗎?

    藍靈娥低頭了看了眼自己練功服的曲線,嘴角輕輕抽搐了下。

    臭師兄,果然……

    被酒玖師叔帶的失去了正常的大小標準!

    其實李長壽并不是一個注重享受的人,在制作一些小玩意的時候,他更注重實用性。

    小木筏只是木材簡單拼接而成,沒有什么禁制,就制作難度而言,確實算是小玩意。

    閉關之所在,必須有簡單的示警陣法、隔音陣法、防探查陣法,而為了擺放、隱藏這些陣法的陣基,總歸是需要一些空間。

    除此之外,他還有一些小設計。

    兩層高的樓船總共有七個相同大小的房間,每個房間都是互通的,都擺放了一只坐墊。

    稍后自己閉關,開啟周遭陣法后,還會在各個房間擺放幾個紙人;

    若有人觸動陣法,這些紙人上的禁制會立刻被啟動,化作他的身形,足可以假亂真!

    簡直是防暗算必備良品!

    可惜,這般設計還有些不完美,還有七分之一被刺殺的幾率……

    “靈娥,我現在就開始閉關了。”

    得了李長壽的傳聲,藍靈娥趕忙走到門前,對站在‘樓船’上的李長壽揮揮小手。

    李長壽雙手結印,小木筏上一層層陣法開啟,將下方的湖面遮起了一大片區域,小木筏也在一層層光膜之中變得模糊了許多……

    少頃,水面上出現了少許白霧,藍靈娥也看不到師兄在何處了。

    李長壽挨個房間放了紙人,又悄悄到了一處偏僻的艙室,在角落中摸索了一陣,打開一個暗格,下方便是清澈的湖水……

    掐了個法印,施展幻形術化作了一條靈魚,毫無聲息的鉆入水中,朝著同樣被層層陣法籠罩的水底遁去,只留下了七只紙人躺在各處艙室。

    之所以把木筏搞的這么大,主要是想讓這幾層陣法能夠籠罩住水下;

    而下方,就是李長壽的第三閉關地。

    師父當年帶小靈娥上山那次,他就是在此地閉關,將幽冥冷火凝煉到了小成……

    五行水克火,在水底修行火法,其實是防火氣匯聚過多引起自爆的絕佳手段。

    就是……

    原本綠樹茂密的小瓊峰,突然禿了那么一小片。

    ……

    東海,水晶宮。

    ‘大膽敖乙!

    竟敢口出狂言,目無尊長,有辱吾族之威,詆毀吾族之榮!

    你可知、你可知這是何等罪責!’

    空曠的二太子殿中,龍族少年敖乙被一條條鎖鏈捆在了鐵柱之上,緊緊閉著雙眼,耳旁依稀回響著當日一聲聲的怒罵。

    他嘴角冷笑著,忍耐著背部的刺痛,目光卻始終如當日那般堅定。

    敖乙現在只覺得,這水晶宮十分荒謬,且無比的可笑。

    當他站在那日慶功宴之上,面對著一直在瞇眼裝睡的父王,說出那句:

    ‘孩兒想拜師度仙門,修行三教圣人法!’

    那一張張震驚、不敢置信又迅速扭曲的龍首面孔……

    那一聲聲大逆不道、龍族之恥、不知所謂的怒罵……

    那些龍族高手暴涌的氣息,將他這條剛滿十歲的小龍幾乎當場壓扁!

    當日罵自己的,盡皆是父王的兄弟,或是更老的老龍,他們有資格罵自己這個子侄;

    而那些海族大臣,以及非龍王血脈的龍族將領,一個個不敢出聲,卻都在用眼神對他輸送鄙夷。

    去拜圣人門庭,會被算作大逆不道;

    外出拜師修行,會被當做龍族叛逆。

    這可笑,當真可笑……

    “可笑至極!”

    敖乙禁不住破口怒斥,那張清秀的面容上滿是痛苦!

    他背后的鐵柱泛起幽冷冰寒之力,一根根冰刺扎入他白凈光滑的脊背,讓敖乙疼的渾身亂顫。

    但他目光依然清明,其內的堅定絲毫沒有消退!

    片刻前,龍母剛剛離開,苦口勸他早日認錯……

    ‘我兒,我族之法可是不夠學來用?

    我族之寶可是不夠你拿來耍?

    為何非要去做這般荒唐事,還要當著那么多族內叔伯之面,言說這般荒誕離經之話?

    你想去拜圣人門庭,你可知圣人門庭除卻截教之外,盡皆不收龍族子弟!

    那闡教的老爺當年更是收了一條野種孽龍做弟子,借至寶,將咱們龍族最后的氣運都剝去放在這孽龍身上。

    這般羞辱,族內如何肯忘卻?

    我兒啊,你是被誰惑了心?’

    母后的這些話,敖乙如何不知,又如何不曉其真假?

    闡教十二金仙之一的黃龍真人,明明是祖龍血脈,當年只是重傷誤落昆侖山,被尚未成圣的三清養在了院中,做了三清老爺家的觀賞龍;

    上古圣人未出時,龍族以此為恥,與黃龍真人斷絕往來,將黃龍真人在龍冊除名。

    后三清老爺成圣,龍族拉不下臉皮去巴結黃龍真人,反倒開始在族內傳了風言風語,冠之以‘野種’罵名。

    所謂圣人門庭不收龍族子弟……

    三清成圣后,一群龍族高手帶幼龍前去金鰲島拜師,對圣人倒是恭恭敬敬;

    但一聽,收徒門檻最低的通天教主,且只是讓龍族最優秀的弟子拜入圣人弟子門下,而非直接拜師圣人,龍族高手們轉身回返,覺得圣人有意羞辱……

    什么是荒唐?

    這才是荒唐!

    敖乙渾身輕顫著,背后的鐵柱光芒漸漸弱了下去。

    我,敖乙,必須撐下去。

    只有他這個龍王二太子,徹底放低姿態,去拜師三教仙宗之中排名中下的度仙門……

    哪怕是在度仙門之前長跪不起,進去做一個記名弟子……

    才能打破龍族這無謂的驕傲,才能撕碎他們這扭曲的自尊!

    若這些羞辱還不能打醒爛醉的龍族,那他,就去憑圣人之法站到萬靈之巔!

    到那時,他要來問一問這些遠古之尊……

    什么,才是龍族的出路!

    吸一口氣,敖乙張口放聲疾呼:

    “放我出去——”

    “我要見父王!”

    “我要去度仙門拜師學道!”

    殿外,一群侍女眼淚汪汪的、俏麗的面容上寫滿了心疼,但她們卻被仙蛟兵阻攔,無法靠近二殿下半步。

    <br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溫燉的小時光〕〔山河遠闊語輕輕〕〔鳳素暖宮城免費閱〕〔重生千年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神級兵王都市行〕〔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末日樂園〕〔黑金繼承人〕〔超次元女子監獄〕〔快穿:反派洗白攻〕〔醫妃拽上天:邪王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qq群股票推荐 快乐10分 新疆35选7 36选7 重庆时时计划人工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 浙江体彩20选5开 新疆18选7 不朽的浪漫 华东15选5 安徽省11选5开奖 股票特停 众晟商务股票配资 18选7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体彩 股票涨跌与统计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