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小說男主霍庭深溫〕〔小說主角霍庭深溫〕〔重生之此女不好惹〕〔完美隱婚,老公已〕〔團寵王妃美又颯〕〔離婚后忽然得寵〕〔鳳顏劫:爺的傾城〕〔重生六零我養活了〕〔愛情沒有那么甜〕〔高能廚娘:帶著微〕〔無敵從時空吞噬開〕〔多元宇宙之執劍求〕〔斬寒〕〔逃出世界〕〔天啟王座〕〔回來當醫仙〕〔我真不想做主角啊〕〔首席大人的掛名妻〕〔在美國當警察的日〕〔天降我才必有用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四十四章 師父,我師兄其實
    這、這里……

    真的是老道我熟悉的小瓊峰?

    丹房外圍的一處困陣中,目光渙散、道袍散亂的度仙門新晉仙人齊源道長,正茫然無措的看著面前的這三條小路。

    幾天了,一直走不出去……

    他其實花費了許多歲月鉆研陣法,但陣法之道的水平卻十分有限。

    ——畢竟后面幾百年間,齊源大多數時間都用在了修補道基上,而且研習陣法的方法,也只是拿著陣圖布置幾遍,記住了怎么布置,也就算參悟小成。

    所以,面對迷困連環陣……

    “這是哪位高人在我小瓊峰布下的?可是有什么算計?”

    齊源老道低喃一聲,強行回憶著自己此前繞圈的路線;

    恍恍惚惚,迷迷茫茫,齊源在迷亂之中,又找到了一條新的路徑。

    前方,林間郁郁蔥蔥,沒有迷霧常見的白霧,景色也十分普通。

    齊源小心翼翼地邁步前行,這次很快就有了全新的發現。

    一只木牌,掛在了前方樹梢上,上面寫著三個大字:

    齊源下意識點了點頭,隨后就哆嗦了下,目中滿是警惕。

    這字跡,看著為何如此熟悉?

    齊源老道盯著木牌看了一陣,又看到了后方樹上還掛著一只木牌,向前走了兩步,周遭景色有少許變化,但后面那只木牌還在。

    那木牌上又寫了一句……

    “貧道就住這兒!”

    齊源氣惱地呵斥了一聲,但雙手卻禁不住顫了下。

    難道……

    難道這是傳聞中的歲月流隙?

    上古傳聞,有先天生靈邁入一處峽谷中,從峽谷另一端走出來已是數萬年之后,自身不覺歲月變化。

    難道,這種荒謬之事也發生在了貧道身上?

    此時的小瓊峰,已經不是自己還在時的小瓊峰?已是過了幾千幾百年的小瓊峰?

    一見后面還有木牌,齊源再次循著木牌邁步向前,當他站在下只木牌前時,周遭景色便會有少許變化,似是移形換位,正是陣**轉。

    木牌后,還有木牌。

    而那一只只木牌上所寫的字跡,齊源老道越看越熟悉……

    仿佛有個黑影跟在他身后,在他耳旁不斷幽幽的問詢,驅趕著他不斷靠近某處陷阱,可他竟不敢后退。

    丹房?似乎隱隱聽徒兒說起過。

    貧道還用闖入嗎?貧道就是小瓊峰的峰主!

    誒?這是布陣之人留下的出口?

    齊源頓住步子,下意識屏住呼吸,看著前方是一顆大樹,有些狐疑地又向前邁了三步。

    眼前景色再次有了變化,一處被樹叢包圍的空地出現在了齊源眼前,地上都是紛紛落葉,擺著一只矮桌,旁邊還放著一桶靈泉。

    “這……這是什么地方?”

    看前方還有一只木牌,齊源邁步走了過去,看著木牌上所寫的、自己十分熟悉卻想不起在哪見過的字跡……

    【勞煩尊駕在此稍候,若貧道未能及時趕來,應當是在閉關或是煉丹關鍵時刻。

    如果尊駕等不及,可以在此地用仙力對著外面呼喊來人、救命等。

    小瓊峰誠摯歡迎尊駕的來訪,但下次請直接登門,不要再誤闖丹房附近。

    小瓊峰峰主齊源,在此拜上】

    齊源雙手一顫,蹬蹬蹬后退兩步,背部卻撞到了一處樹干上。

    退路不知不覺已經被封死。

    ‘這,這是貧道自己所設?’

    齊源老道雙眼瞪圓,像是活見鬼了一般,原本還在的些許醉意瞬間蕩然無存,目光掃過周遭,只感覺略微有些天旋地轉。

    莫非貧道撞了邪?

    不,不對,難道這是濁仙不清的緣故?

    剛才喝酒時,還有一位門內前輩提醒過,說濁仙容易被地氣侵染,道心容易產生魔障。

    難道,難道貧道只是真正齊源道長的心魔?

    齊源老道的雙手不由開始一陣輕顫,他又沖到那木牌前,看著木牌上寫的字樣,雙目之中滿是不敢置信。

    這些木牌上的字跡……

    不正是、不正是他自己的字跡!

    腳下一滑,齊源老道一屁股坐在滿是落葉的地上,目光呆滯、眼神渙散,騷亂的灰白色長發又多了幾分糟雜。

    歲月流隙、濁仙、心魔……

    歲月流隙、濁仙、心魔……

    “貧道到底是誰?貧道難道,真的只是自己的心魔?

    不,這不可能,貧道絕非心魔,貧道便是齊源。

    我就是齊源,齊源就是我,我是踏入了歲月流隙,不可能是心魔!

    不對,不對!

    不、不……

    不——”

    齊源老道雙手抱住腦袋,突然仰頭一聲大喊,驚起了小瓊峰遠遠近近一片片飛鳥,也讓偶然在遠處空中路過的幾道身影,好奇地看了眼小瓊峰的叢林。

    突然間,側旁傳來一聲略帶驚疑的女聲:

    “師父?”

    齊源的喊聲戛然而止,顫聲問了句:“靈娥?”

    “師父您被困在陣里面了?”

    “你真是靈娥?”

    “對呀師父,弟子還會有錯的嗎?”

    “不,不,你可能是心魔……是為師的心魔……”

    陣法之外,剛趕來的靈娥禁不住一手扶額。

    完蛋了,師父被師兄搞壞掉了。

    她低吟一聲,已是立刻有了主意,忙道:“您不要亂動,這里面有很多陣法!

    也不要朝著靈娥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如果您離開那片小區域,外面的聲音就聽不到了!

    弟子這就進去找您!

    但弟子要花時間在里面找到去您位置的陣法通路,只有師兄能解開此地陣法,這里都是師兄布置的,師父您安心等一陣。”

    齊源老道略微怔了下,很快就聽到了外面傳來的那聲‘哎呀’。

    剛剛,自己小徒兒說了什么?

    師兄?

    這里是長壽做的布置?

    齊源老道雙目之中滿是疑惑,也因為自身陷入思索,漸漸平靜了下來。

    半個時辰后,一身草屑落葉,有些鼻青臉腫的藍靈娥,滿是苦笑地出現在了師父面前,對著師父做了個道揖。

    “師父,弟子來找您了。”

    齊源不由緊盯著藍靈娥,藍靈娥鎮定自若地施展出幾個小法術,都是齊源老道此前所教導的。

    “師父,真的是靈娥……”

    齊源稍微松了口氣,苦笑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靈娥咬了咬嘴唇,沉吟幾聲,心底思量著該如何幫師兄圓過去。

    她很快又拿出了一只寶囊,快步走到了那矮桌旁,拿出了兩個坐墊與茶壺,笑道:“師父,您先過來歇息下,容弟子慢慢稟告。”

    齊源目光中猶自帶著幾分懷疑,但等他坐在坐墊上,看著藍靈娥熟悉的煮茶手法,心底的疑慮又消退了幾成。

    林間靜悄悄的,只有微風吹拂樹梢時沙沙的聲響;

    從這里抬頭看去,因為周圍樹木遮掩,蔚藍的天空仿佛也只剩下這一小片……

    恍然間,這老道明白了些什么。

    老道目光打量著各處,低聲問:“這里,都是你師兄布置的?”

    靈娥道:“應該說是師兄設計的,由破天峰的酒玖師叔這位真仙出手布置。”

    “哦,怪不得,”齊源苦笑道,“原來是酒玖師妹幫忙布置。”

    “其實,酒玖師叔一點也不通陣法,都是師兄一句一句告訴師叔,將這個放這,將那個放那。”

    靈娥話語一頓,低頭說道:“師父,您真的,一直沒發現嗎?”

    齊源端起茶杯飲了一口,確實是自己最愛的菊花蓮子茶。

    “發現何事?你喜歡你師兄之事?”

    “哎呀!”靈娥瞬間俏臉通紅。

    齊源老道皺眉凝視,“難道你不喜歡長壽?”

    “這個……不能直接說出來的,弟子會不好意思……”

    靈娥很快鎮定了下來,輕聲道:“師兄他,其實很不凡。”

    “哦?”

    齊源老道的目光中帶著幾分寵溺,笑道:“在你眼中,你師兄自然是不凡的。”

    “不是的師父,”靈娥抬手理了下自己耳旁的一縷發絲,“師兄他,其實比師父您想的,有出息很多。

    就比如這里的陣法,師兄都是用基礎陣法布置出的連環陣。

    師兄雖然讓酒玖師叔幫忙,但此地讓師兄一個人來布置,也不會有差什么。”

    齊源老道頓時又一怔。

    靈娥繼續道:

    “弟子入門十多年來,師兄教了弟子許多。

    許多次,師父您講道之后,弟子迷迷蒙蒙不懂其理,師兄都會過來為弟子講解精義。

    往往,師兄一句兩句就能點破其中真意,所以弟子才會有這般進境。”

    齊源眉頭緊皺,看著靈娥,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說。

    靈娥柔聲道:“還有,師父您看,弟子現在修為是幾階?”

    齊源扶須沉吟兩聲,道:“煉氣九階?”

    靈娥雙手并起劍指,做了個復雜的結印,身周氣息突然外涌,“那,現在呢?”

    齊源雙眼瞪圓,“歸神五階!靈娥你何時!”

    靈娥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雙手再次結印,身周氣息迅速內斂。

    她低聲道:“這是師兄傳我的,能夠隱藏自己的修為,只要不被真仙層次的人接觸軀體,都可隱藏,且模擬出自己想表露出的境界。”

    齊源老道臉上只剩震驚。

    “師父,師兄入門百年,您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修行沖擊仙人境,您對師兄的了解和關照,實在太少了。”

    靈娥端起茶杯,左手兩根纖指托著杯底,右手端著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目光中已經沒了遲疑。

    “趁著師兄被酒烏師伯坑去了東海,弟子想把這些事跟師父您說清楚。

    弟子在旁一直看著師兄為師父您做了許多事,但師父您一概不知,且每次見到師兄,不是責罵就是說他如何不堪。

    師父,師兄現如今距離成仙恐怕已經不遠。

    而師父您兵解用的融仙丹,若弟子所料不錯,也就是數年前歷練大會,師兄去北俱蘆洲深處親手挖來的仙解草,而后煉制成的。

    師父您為自己成仙劫發愁,而師兄此前最掛念的也是師父您的天劫,為此做了許多努力。

    師父您看到的只是那只法爺鳥籠……其實,師兄這兩年還做了十多件抵抗天劫的寶物,但在后續試驗時都是無效。

    弟子僅有幾次見師兄懊惱,就是在他蹲在那些被雷劫劈壞的寶物前;

    弟子唯一一次見師兄會緊張,就是在師父之前渡劫的那片刻。”

    靈娥看著齊源老道,后者卻已是雙目茫然,坐在那如木化了一般。

    “師父,師兄真的很不凡,這并非是弟子妄言……”

    慢慢的,靈娥講述著自己所知的,有關師兄之事。

    雖然因為師兄囑咐,她也會有許多隱瞞,但卻沒有任何夸大的成分;

    齊源漸漸也回歸神來,讓靈娥再次施展了一次龜息平氣訣,又看了看靈娥身上帶著的諸多仙丹毒丹,這老道又坐在那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

    齊源有些不安地問道:“靈娥,你說為師……為師該如何做?待你師兄回來,去褒獎他一番?”

    “師父,您最好就當弟子今天什么都沒對您說過,當此事并未發生,平日里該如何還是如何,”靈娥笑道,“稍后師兄進來接我們了,您就拿著拂塵抽他屁股……

    但別真的用力就好。

    每次師父您要打師兄,其實都是師兄故意露出破綻讓師父您捉到的。”

    齊源額頭掛了幾道黑線,苦笑道:“為師就這般不堪嗎?”

    “呃,”靈娥趕忙喊道,“師父您英明神武!仙法無邊!”

    齊源遲疑道:“那,為師就當沒聽你說這些?”

    “師兄這個人,最想要的就是別人不關注他,然后自己悶聲發大財,”靈娥鼓了鼓嘴角,“弟子現在都要在師兄面前故意表現的傻愣一些,該裝糊涂裝糊涂,不然肯定會被他漸漸疏遠……”

    靈娥話鋒一轉,開始數落起平日里李長壽如何如何欺負她這個小師妹,試圖緩解師父心底的郁悶感。

    很快,齊源就被她逗的連連大笑,精氣神再次飽滿。

    “你呀!哈哈哈!”

    齊源起身走到了一旁,看著此地陣法種種自己弄不明白的布置,不讓小徒弟看到自己此時有些濕潤的眼角。

    “是我這個做師父的太自私了些,就想著渡劫,就想著閉關。

    唉,師父將你師兄帶進門,傳給他功法后,就一直在閉關,一直在閉關。

    這次渡過了天劫,本想著好好指導你師兄妹修行,卻發現為師才是一直被關照的那個。

    罷了,罷了,師父不管了,不多管就是了。

    有徒如此,為師也可告慰小瓊峰一脈各位師祖!”

    言罷,齊源扭頭看向靈娥,笑道:“而且,為師的小徒兒,現在也是如此懂事了。”

    靈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聲嘀咕了句:“為了能配得上師兄,弟子一直很努力呢。”

    “哦?”

    “呃,師父喝茶,茶都涼了!

    今天弟子所說的事,師父您千萬不要戳穿!”

    “好,好,咱們一同裝傻充愣,在你師兄面前演戲,”齊源坐回矮桌后,把拂塵拿了出來,“稍后為師教訓你師兄,你也一同出力,試試手感。”

    靈娥頓時眼前一亮:“可以嗎師父?”

    “自然,把為師當猴耍了這么多年,當然要好好收拾他一頓!”

    藍靈娥頓時歡呼雀躍。

    齊源又道:“放心吧,稍后為師就閉關參悟濁仙修行法,今后這小瓊峰,你們師兄妹折騰就是了。”

    言罷,齊源看著面前的茶水,看著里面倒映出的蒼老面容,不由搖頭輕笑。

    當真……

    妙,不可言。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溫燉的小時光〕〔山河遠闊語輕輕〕〔鳳素暖宮城免費閱〕〔重生千年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神級兵王都市行〕〔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末日樂園〕〔黑金繼承人〕〔超次元女子監獄〕〔快穿:反派洗白攻〕〔醫妃拽上天:邪王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号 河南2选5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 河北排列7 谁有山东11选5微 东方财富网股票行情 快乐10分钟开奖走 全球股市指数 广西十一选五 河北十一选五 区域股票指数 15选5 华东15选5开奖走 广西旧快乐十分走势图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宁夏11选5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