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從反扶弟魔開始超〕〔生而為王免費閱讀〕〔重生之此女不好惹〕〔相公有點窮〕〔生而為王蕭陽葉云〕〔地獄使者〕〔蕭陽葉云舒免費閱〕〔生而為王〕〔蕭陽〕〔生而為王〕〔天衍亂紀〕〔無敵從時空吞噬開〕〔不死奧義〕〔宗主的都市奇妙生〕〔獵盡諸魔〕〔民國女校長〕〔金牌小廚神〕〔超級王者〕〔寒門棄少〕〔貼身戰兵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三十九章 三教,煉氣士,天劫
    雖然出師不利,最開始就被龍宮擺了一道,但度仙門眾人也因此變得小心謹慎了起來。

    李長壽對此稍感欣慰,自己也并未放松半點警惕。

    周遭人漸漸的多了,李長壽對這種環境也略感不適,尤其是當幾個方向、較近的距離都是陌生人時,總要時刻不停地注意周圍風吹草動。

    暗中施起風語咒;

    但凡微風過處,都會將一縷縷訊息帶給李長壽,而他心底則有條不紊地處理著這些訊息。

    用靈識探查旁人時,相當于用視線去注視這人,后者如果機警一些會有所感覺。

    這種屬于‘主動探查’。

    而用風語咒時,除卻可對靈識鎖定之人傳聲,也可自行接納周遭的訊息。

    這被李長壽稱之為‘被動探查’,優點是不會耗損神魂之力,缺點是各類訊息一擁而入,需要心力不斷分析。

    李長壽在很早之前,就會有意識地訓練地自己的觀察力、毅力和專注力;

    此時這種狀態,換做與他同境界的歸道煉氣士,大多撐幾個時辰就會忍不住走神、放松對周遭的監察。

    而李長壽施展風語咒監察周遭時,已經可以連續幾百個時辰不停歇!

    雖然……

    把好好的修仙人生不小心活成了‘人形監控機’確實多少有些悲涼之感……

    但起碼心能安穩一些。

    因為用風語咒監察各處,李長壽也能聽到眾多煉氣士的說笑聲,能從中聽到許多有趣的小事。

    在場真仙們討論的話題,大多圍繞這次大會,以及上方那個天仙匯聚的主臺。

    真仙們大多會關心此行會與龍宮達成什么約定,東海的邊界會如何劃分,今后人族煉氣士來東海會不會被龍族留難。

    而年輕弟子們討論的話題中,永遠會有‘天劫’二字。

    大部分煉氣士懼怕天劫,自是因為天劫無比兇險,又是誰都躲不過去的歷練。

    ——當然,如果停下修行,或是在煉氣、歸神、返虛、歸道各個境界卡死了瓶頸,無法突破,那倒是不用面對天劫。

    度仙門中的絕大部分煉氣士,只要不是走火入魔了,都有面對天劫的機會;

    這是因度仙門算是東洲的名門仙宗,普通資質的人族很難進入,且道承完整、功法高明,門內制度健全、福利優良。

    其他仙門就不一定了。

    放眼洪荒與三千世界,九成的人族都沒有修行成仙的資質,而九成五的人族都是凡人;

    煉氣士群體中,因為資質限制、功法殘缺,大概九成抵達不了成仙天劫;

    最后面對成仙劫能活下來的,又只有一二成……

    這般算下來,似乎人族仙人數量也不多。

    其實不然,此時人族的仙人數量,已經碾壓了當年巫妖鼎盛時期兩族仙人的總合!

    沒辦法,人族太能生……咳,人族的基數實在太大。

    李長壽廣讀古籍,總結出了人族之所以能在巫妖大戰后期快速崛起,擊潰巫族與妖族的三大因素:

    第一,女媧大神賦予的先天道軀;

    第二,繁衍速度,以及對環境超強的適應性;

    第三,人族先賢帶起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像什么‘天道大興人族’的論調,李長壽是不太信的。

    大公無私的天道如何會偏愛哪一族?

    天道推演天地之間萬物變化,早早預示人族大興,更像是一種‘預言’,并非是給人族定下了什么宿命。

    而‘人族依靠道門三教大興’這種說法更是可笑。

    明明是人族起勢之后,道門三位祖師為借人族氣運證道,立三教從而得了無邊功德。

    雖然身為道門弟子這么評價有些犯錯誤,但李長壽一直覺得,道門三位圣人老爺沾了人族的光,卻一直沒為人族辦太多實事。

    人教以‘人’為名,太清老爺卻只收了個初代人族玄都大法師為徒,度仙門的祖師爺度厄真人跟腳不明,應該非人族,也非太清真傳。

    而太清老子,此時尚未去人族俗世傳下《道德經》;

    這也讓李長壽完全不敢參悟自己背過的那些《道德經》經典篇章!

    闡教倒是不錯,元始天尊收了不少初代人族為徒,這些闡教門徒在中神州開宗立派,將修行之法在人族煉氣士中推廣開來;

    而截教這邊就有些過分了……

    通天教主相當于拿了人族氣運去貼補其他族類,坐下弟子沒幾個人族,這事做的可謂相當不地道。

    人族和道門三教的關系,前者對后者來說是立教之本,后者對前者來說是‘錦上添花’,為人族昌盛加了一份保險罷了。

    洪荒,滿滿的都是算計。

    真正對人族崛起有貢獻的大佬,此時或是在火云洞過著悠閑的退休生活,或是早已重入輪回。

    這些想法若說出來,必然是會被批為‘離經叛道’,李長壽也就是在心底隨便想想,并不會對任何人訴說這些理論。

    比如教育靈娥時,李長壽都只是教導她如何不沾因果,如何緊急情況逃命,以及培養她一人做事一人當,出了事絕對不能牽連師兄的‘義薄云天’優秀品性……

    靈娥的資質其實十分不錯,有成為仙苗的潛質,自身也算勤勉。

    李長壽一直覺得,修仙體質有可能是某種隱性遺傳;

    祖上八十輩都是凡人,也有可能出現驚艷世人的修仙奇才,靈娥就是這種情況。

    李長壽靜靜地待了一陣,又聽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

    人族煉氣士渡劫的成功率。

    這個無法一概而論,不同道承,門人弟子渡劫成功的概率天差地別。

    對于數量最多的煉氣士而言,沒有上等修行法,沒有三教氣運庇護,十個渡劫之人,往往只能活一。

    而三教道承的煉氣士,只要不出差錯,闡教、人教煉氣士在天劫下的存活率能達到五成甚至六成。

    值得一提的是,三教道承的平均天劫存活率只能勉強達到三成,因為這個數值被截教拉低了的許多。

    闡教奉行‘擇優入門’,弟子成仙率較高,道承數量居中;

    人教奉行‘無為隨緣’,弟子成仙率適中,但太清圣人不喜收徒,故道承數量極少;

    截教奉行‘有教無類’,門人弟子人妖靈混雜,存活率隨緣,成仙全看臉,且道承在三千世界分布十分廣泛……

    這就導致,三教道法再高明、氣運再昌隆,圣人老爺的先天至寶再能鎮壓氣運,也無法把成仙率徹底拉上去。

    更何況,通天教主這位圣人老爺,并沒能夠鎮壓教運的至寶,掌控的是誅仙四劍這種殺伐大兇器。

    所以,李長壽對于師父把自己帶入了人教一脈,一直懷揣著萬分的感激……

    “小長壽,過來這邊。”

    酒玖師叔突然傳聲,李長壽立刻分了一縷心神,看向了那邊正對自己招手的酒師叔。

    李長壽對師叔微微搖頭,表示自己不想動彈。

    酒玖瞪了他一眼,目光之中滿是要挾。

    李長壽權當沒看見,繼續假裝閉目養神,維持著風語咒。

    不多時,酒玖面帶微笑走了過來,坐在了李長壽的矮桌后。

    酒玖小聲問:“長壽師侄,你有沒有帶你那些好玩意過來?”

    “沒有,”李長壽傳聲回道,“那是小瓊峰的保留項目,意思就是不能帶出小瓊峰。”

    酒玖頓時小臉垮了下來,卻依然保持端莊的坐姿,傳聲抱怨道:

    “好無聊,這種差事最磨人了,還要在這里等兩三天大會才會正式開始……

    偏偏師尊又在上面,我想溜都不行。”

    李長壽微微一笑,心底思索著該如何讓小師叔盡快回她自己座位。

    這般引人注目,著實不好。

    在袖中掏出了一只木刻六色魔方,李長壽拿在手中輕輕滑動,經過精細打磨的方塊滑動時手感相當不錯,很快就吸引了酒玖的注意……

    “這是什么?”

    李長壽暫停動作,展示了下這魔方此時錯亂的花色,隨后雙手如飛,不過兩個呼吸的功夫將魔方復原。

    酒玖頓時眼前一亮。

    李長壽又將魔方打亂,放在了身邊,傳聲道了句:“不要給其他人。”

    “嗯,放心吧,你的規矩本師叔都懂!”

    酒玖頓時答應一聲,拿起魔方低頭開始嘗試起了起來,很快就專注其中,慢慢起身,走回了自己的矮桌。

    總算,又平靜了下來。

    李長壽繼續化身沒有人關注的人形監查器,等待著這次蕩妖大會的結束。

    半日后,該來赴宴的仙門已經來的差不多了,水蓮臺各處坐滿了俊男美女,若是閑來無事掃幾眼,也是頗為養眼。

    忽聽一陣鑼鼓響,空中飄來了一片白云,其上坐著數十個身穿紫袍、紅袍的‘海人’,卻是龍宮派來了大型海中樂團。

    就見得:

    蚌女撫琴巧含珠,鮫人輕吟客動容。

    蛟龍洞簫蝦擂鼓,龜仙吹號蟹開鑼。

    下方又有一位位身姿曼妙的海女,身著清涼薄裙款款而來,在那寬闊的會場之中盈盈起舞。

    舞姿曼妙,揮袖灑香。

    為期兩日的大型龍宮文藝匯演,正式開始……

    李長壽并未分心于此,但周遭的閑談聲少了大半,大多數人都在看場內歌舞,他心底需要處理的訊息也減少了許多。

    接下來這幾日,若是都這般平安無事就好了。

    李長壽心底如此祈禱著,也在心底分析著自己可能會遇到的一些麻煩。

    切磋應該沒自己的事,自己在眾人眼中還只是返虛二階,在這種場合上不了臺面。

    那也就沒什么是跟年輕弟子有關的事項了。

    除了……

    嗯?有毒師妹站起來了,還提著自己的蒲團,背著大劍向自己這個方向走來。

    這……

    大家無冤無仇,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有琴玄雅剛走了兩步,李長壽略帶無奈的傳聲已入她耳中。

    “抱歉,有琴師妹,我想一人歇息下。”

    還是拒絕了吧,別讓她有什么念想就是了。

    在兩丈外的有琴玄雅略微一怔,抬頭看了眼李長壽,手中蒲團卻已經放去了一位女真仙身旁。

    那女真仙還笑著道了句:“來小雅,看師叔最近寫的一篇歌律如何?”

    “是,師叔……

    長壽師兄,身體不適嗎?”

    有琴玄雅小聲問著,那雙美麗的眸子中寫滿了關切。

    李長壽淡定地搖搖頭,做了個請的手勢,面帶微笑地閉目養神。

    有、有點小尷尬……

    但這位師妹沒靠過來幫他吸引旁人關注,這本就是好事;

    李長壽剛才已經感覺到,自有毒師妹起身,周遭就有不少目光朝度仙門此地匯聚而來。

    雖然大家都是煉氣士,但有琴玄雅的氣質、容貌、身段都太過拔尖了些,想不引起旁人注意都難。

    這要是誰想她娶回家,還是喂胖一點更安心些。

    ——來自她同門師兄李長壽的良心建議。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男神大人太難追〕〔鳳素暖宮城免費閱〕〔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我能修煉一億次〕〔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醫妃拽上天:邪王〕〔陰山密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最終進化體〕〔溫燉的小時光〕〔我!巨龍領主〕〔烈火焚身[巴黎圣母〕〔平平無奇大師兄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 3d走势图表带坐标连线图 极速11选5 3d藏机图字谜 黑龙江22选5规则 理财平台排名鸿坤金服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炒股手机推荐 年股票指数 新11选5 北京快三 114奥运足球直播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查 10分彩下载 七星彩开奖排列七 华西村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