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戰神之王〕〔做首富從撿寶箱開〕〔都市最強仙醫〕〔都市終極高手〕〔巨星從氪金開始〕〔病嬌反派又騙我寵〕〔妙手神農〕〔穿越財富人生〕〔我的員工賊強〕〔貼身狂醫混都市〕〔宋先生你頭發亂了〕〔紅塵籬落〕〔我主宰了靈氣復蘇〕〔我真是非洲酋長〕〔偷愛〕〔我什么都懂〕〔絕品校花保鏢〕〔炎少寵妻上癮〕〔超級學神〕〔誤惹總裁:穆先生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三十三章 《無為經》上卷
    渡劫過后的短短片刻,齊源道長經歷了復雜又漫長的心路歷程。

    最初時:

    呵,貧道竟在天劫前兵解化了濁仙

    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那般果斷用了兵解的仙丹,慨然兵解躲避死劫

    呵呵呵,今后也不用在門內再抬起頭來了。

    緊接著,齊源又想到自己徒弟當日跪在自己面前,塞給自己這顆仙丹的情形。

    罷了,這都是長壽的一番苦心。

    我這個做師父的,總想著靠天劫以死明志,卻忽略了兩個徒兒想讓自己活下來的苦心。

    這仙丹怕是很難獲得吧,長壽為此吃了不少苦吧,他剛在北洲突破的返虛境,自己如何能浪費他這般苦心

    濁仙又如何

    前路并未被封死,總比鬼仙和魂飛煙滅強了許多,以后更可庇護兩個好徒兒,足夠了。

    所以,齊源老道對李長壽拱手做了個道揖。

    又有一道道身影從各處飛來,對齊源道喜賀喜

    齊源老道先是一怔,隨后便熟絡地拱手應對,與各位已經許久沒有往來的當年好友話著家常。

    濁仙也是仙,快活幾萬年。

    努力修行得真仙,多收幾個弟子,也能將我小瓊峰一脈發揚光大

    齊源道長漸漸喜笑顏開。

    正此時,被圍在人群中接受賀喜的齊源,突然聽到了大徒弟的傳聲

    “師父,如果有人問您兵解用的丹藥是什么,您就說是融仙丹。

    融仙丹的丹方,在道藏殿外殿西北角倒數第二個書架的角落,記載在一張羊皮上。

    稍后若是有人問師父還有沒有融仙丹備用,您最多可以向外許諾三顆,且盡量是信得過,關系近,對融仙丹有需求的仙人。

    這東西很難搞,而且可以直接毒死仙人,很容易惹禍上身。”

    齊源怔了下,在人群中看向了自己兩個徒弟,很快就含笑點頭,表示自己記下了。

    李長壽放下心底最后一塊石頭,也覺得神清氣爽、心情舒暢,對靈娥笑道:“師妹,你在這里守著吧,等會師父要請人喝茶的話,你記得勤快些。”

    靈娥忙問:“師兄你去哪不去跟師父賀喜嗎”

    李長壽笑道:“我去休息一陣,等師父忙完了吧。

    按照門內慣例,成仙是大事,肯定有不少人來跟師父道喜,咱們不必著急。”

    “嗯”靈娥柔聲道,“師兄快去休息吧,這段時間辛苦師兄了,師父這邊我看著就好”

    于是,在不少仙人趕赴小瓊峰時,李長壽悄然退走,回了丹房中。

    他沒有開啟外圍的大陣,只是將丹房周圍百丈的陣法打開

    搬了個搖椅,坐在丹房前,看著遠處山林、近處水景,雙眼微閉,輕輕晃椅。

    忙活了這么久,師父總算度過天劫了。

    有師父這次渡劫的經歷,自己對天劫的把握又多了幾分,等自己積累再深厚些,就可以不壓制境界開始冒險渡劫了。

    只是,渡劫不能在門內,不然自己辛苦積攢百年的底牌,最少暴露一半。

    不過話說,師父渡劫前的實力是真的差,融仙丹幾乎瞬間就融了師父的身魂

    閉目,李長壽輕輕哼起了師父化仙時出現的仙樂,不多時便陷入了半睡半醒的悟道之境。

    呼吸吐納,神融天地。

    一朵生有九瓣的蓮花在他胸口飄了出來,這蓮花色彩鮮麗、栩栩如生,蓮臺蓮瓣蘊著李長壽悟出的自身之道,玄妙自然,難以言喻。

    這朵小蓮花隨風悄然消逝,但它像是一個引子,越來越多的蓮花自李長壽身周各處飄出,環繞在他身周,而他瞇著的雙眼流露出少許恬靜。

    但他很快回過神來,散去了周遭的蓮花,封起了自身剛才險些暴露的氣息。

    在丹房也不是真的安穩,修行還是要去地下密室

    說不得就有忘情上人這個級別的天仙高手,偶然用仙識掃過小瓊峰

    躺在椅上小憩了一陣,

    一朵白云從山前湖泊的方向飛來。

    李長壽立刻睜眼眺望,看到了云上站著的那位矮道人,連忙關閉丹房附近的陣法,起身迎接。

    “弟子拜見酒師伯。”

    酒烏笑罵了聲:

    “你師父在那擺宴招待賓客,你卻躲在這里睡懶覺,你師妹那雙小細腿可都快跑斷了”

    “弟子不喜熱鬧,只能讓師妹能者多勞了。”

    李長壽笑著回了句,等酒烏靠近丹房,再次開啟周遭數十處陣法,拱手道:“師伯里面坐。”

    “不了,這次來不及,貧道馬上要外出一趟,抽空過來與你說兩件事,”酒烏擺擺手,在袖中掏了個玉牌,扔給了李長壽。

    酒烏頗為得意地道了句:“看看吧,這是什么。

    可別說本師伯只拿你的老白干喝,不給你這個酒肉好友謀好處”

    李長壽:

    還酒肉好友,也就這兩年一起喝了七八次酒罷了。

    而且每次這位師伯登門,都是給酒玖師叔釀造的恒河水老白干出窖前夜

    李長壽左手將玉牌托住,讓玉牌懸浮在身側,分了一縷靈識探查其中。

    嗯

    無為經上卷

    李長壽小小地驚訝了下,抬頭看著云上的酒烏,“師伯,這合適嗎”

    “這有什么合適不合適,”酒烏瞇眼笑道,“門內不成文的規矩,每代修為前二十的弟子都可提前參悟無為經上卷,普通弟子要等成仙后才可參悟上卷。

    你現在應該是返虛境第六階了吧門內絕對能排前十。

    貧道記得,你上次跟貧道喝酒時,好像突破了一小階。”

    上次

    李長壽也有些無奈,他為了避免自己準備不足而過早渡劫,一直壓制境界不愿抵達歸道九。

    但幾個月前有次跟酒烏喝酒對詩,突然來了感覺,不小心就悟了

    還好留了三個緩沖的小境界,而當時酒烏也已喝的迷糊。

    聽酒烏繼續道:“放心,貧道并未暴露你修為已經返虛六的事實。

    這無為經上卷是這次任務的獎勵,貧道在傳功堂的長老那里辛苦幫你爭取到的,提前給你拿過來。

    怎么樣,想不想修行

    這可是咱們度仙門真正的鎮山道承”

    “想,”李長壽含笑點頭,卻將這玉牌運了回去,“但弟子近來不太想外出,恐怕要辜負師伯這番美意了。”

    酒烏那雙濃眉下的大眼頓時瞇了起來,“貧道還沒說是什么事,你怎么知道要外出”

    “無非就是東海龍宮所邀蕩妖大會,”李長壽正色道,“門內傳了許久的消息,弟子想不知恐怕都難。

    不少杰出的同門,都在爭著搶著想去這次蕩妖大會上揚名,師伯何必找我這個懶人去充數”

    “既然他們爭著搶著,你為何就不愿去”酒烏有些納悶地問。

    李長壽沉吟幾聲,道:“先前歷練大會時,咱們去東海蕩妖,其實殺了不少東海不守規矩的蝦兵蟹將,這次咱們度仙門過去肯定要被東海龍宮刁難。

    師伯你也知道的,弟子當真不想參合到這些麻煩事中。”

    “你倒是觀察的細致,”酒烏輕笑了聲,站在云上一陣沉吟。

    酒烏將白云落的更低了些,憂心忡忡地道:

    “其實,這次我本不愿麻煩你,但長壽,這代弟子沒幾個機靈的,處事最老練的元青還自己搞事被斬了。

    這次去東海之濱,不只是東海龍宮,還有幾家跟咱們不對付的仙門可能會派弟子故意為難

    幾位長老都擔心咱們年輕弟子受不得激,容易被對方言語挑釁,鬧出些讓人看笑話的事端。

    門內其他人都不知你李長壽一肚子壞水

    咳,他們都不知長壽師侄你其實深藏不漏,但貧道知你沉穩穩重,行事多謀,這才想讓你一同跟著去,必要時提醒下其他弟子。

    而且這次由貧道的師尊親自帶隊,門內幾位長老也會一同前往,安全方面絕對有保障。

    怎樣,考慮考慮

    這可是無為經,真正的長生妙法。”

    確實,對無為經李長壽十分心動,但

    李長壽略作思索,隨后便緩緩點頭,低聲道:

    “弟子還是以返虛境二階的修為露面,也會按師伯所囑咐,盡量提醒下同行的諸位同門,但他們聽不聽,就非弟子可知了。”

    “哈哈,放心吧,他們不聽也不行,”酒烏將玉牌扔了回來,“拿著吧,好好參悟,早日沖到歸道境。”

    就知你這小賊沒好處不上鉤,這經文一年半之前已被傳功長老準許傳與你,還好貧道特意壓了下來,用在了此時。

    言罷,酒烏駕云轉身,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朝來路飛去。

    李長壽關閉大陣放師伯離開,又不嫌麻煩地再次開啟,注視著手中的玉牌,陷入了少許思索。

    紙人的法力會不斷消耗,且不能離自己太遠

    果然,跟前輩高人走的太近,雖門內會多個照應,但總歸會招來各種意想不到的麻煩事。

    但無為經上卷輕松到手,而且也不是降龍九掌這種坑爹的上冊版本

    這波不虧就是了。

    齊源成仙第二日,天拂曉時。

    藍靈娥滿是疲倦地捶著自己的肩膀,坐在人去樓空的草屋前

    師父昨夜就跟一群平日里見都沒見過的師叔師伯去別峰赴宴了,她花了兩個時辰,才把師父的草屋內外打掃干凈。

    “臭師兄,也不知道來幫幫忙”

    剛抱怨了一句,藍靈娥視線余光突然看到了天邊飛來的大葫蘆,頓時鼓起嘴角。

    酒玖師叔又來找師兄了

    這倆人肯定有問題

    這幾年來,這小師叔間隔最長的一次,也僅僅是十二天沒來小瓊峰

    哼,大家都是女煉氣士,真仙境就了不起嗎

    不對,真仙境能發育到這種規模,也是有些離譜的

    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胸口,藍靈娥頓時泫然欲泣。

    師兄肯定是喜歡大

    “請問”

    背后突然傳來了一聲問候,藍靈娥下意識跳了起來,裙擺飄揚間反手摁住了一把銀針,警惕地看向了聲音傳來之處。

    然后,藍靈娥就稍微愣了下。

    來人身著一襲冰藍色的單肩長裙,背著一把連鞘的寬刃大劍,簡單束起的長發輕輕飄搖,那張絕色又冷艷的臉蛋十分眼熟

    “長壽師兄,是住在這嗎”

    天津https:.tetb.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男神大人太難追〕〔鳳素暖宮城免費閱〕〔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我能修煉一億次〕〔醫妃拽上天:邪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陰山密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溫燉的小時光〕〔我!巨龍領主〕〔烈火焚身[巴黎圣母〕〔平平無奇大師兄〕〔最終進化體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 002573股票分析 新疆11选5基本走 08年上证指数图 重庆时彩全天计划 广西快乐10分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组 手机炒股软件 秒速牛牛注册 宁夏11选5 3d今天开奖结果号 北京十一选五 大乐透初几开售 燃烧的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