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絕代狂兵李夜風葉〕〔豪門溺寵:總裁,〕〔我言出法隨〕〔漁人傳說〕〔四條土狗〕〔我在三界收破爛〕〔非洲酋長〕〔大國名廚〕〔廢材娘娘你面具掉〕〔蜜愛百分百:霍少〕〔教父的榮耀〕〔豪門第一寵:老婆〕〔斗星者〕〔論咸魚的自身修養〕〔天價小毒妃〕〔我穿女裝能變強〕〔原始族長〕〔玄界修羅戰神〕〔最強妖鋒〕〔異界供奉系統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三十章 《師徒》
    “師兄,你又弄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兒呀這個也是陣法快速布置裝置嗎”

    對太清祖師發誓,藍靈娥只是問了這一句,就被自己師兄喊過來,關進了木籠里,成了驗證這項技術成果的小白鼠。

    這木籠一人多高,以三十六根被綁起來的墜雷木為主體,又在內層包了一層細密的彩色鐵網。

    因墜雷木是拼接捆綁而成,這木籠看起來也稍顯寒酸。

    在木籠上方有一根七彩的長針,下方卻有一圈蘊雷七神鐵融成的六芒星環;但這并非什么陣法,其上也沒有任何禁制,單純就是一個六芒星的形狀罷了。

    煉氣士渡劫成仙時,無法用陣法抵擋,天劫之雷無視一切陣法阻隔。

    后天煉制的法寶能有諸多妙用,主要依靠法寶內外刻畫的禁制;

    根據李長壽多年的鉆研,確認了一件事禁制和陣法的原理其實相同,兩者都是利用固定的符號與圖案引動靈氣,只是簡繁有不同、大小有差異。

    凝于法寶之上,可以將法寶看做一只單獨的陣基,大多依靠煉氣士注入仙力激活禁制,就可發揮出強大的威力;

    就是以陣基為節點,靈氣在陣基之間流動,主要是借助天地之力。

    兩者雖原理相同,但發展的方向完全不同;

    高明的后天法寶,往往能在指甲蓋大小的面積集成一套完整的禁制;

    而陣法的威力,往往與它的布置面積成正比,且追求與天地相融,借天地之威。

    所以,李長壽雖擅長陣法,卻不擅長煉器。

    這也沒辦法,他剛修仙一百一二十年,在可以不睡之后就很少睡眠,修行與琢磨煉丹煉毒陣法等雜項,都需耗費大量的時間;

    他把一天十二個時辰恨不得劈成二十四個時辰來用,但終歸是修行歲月短了點,在副業上必須有所取舍,不可能全能全通。

    且說回抵擋天劫之事。

    天劫無視陣法,也無視絕大多數的防御類法寶,只有一些罕見的法寶可以用來削減天劫威力。先天靈寶、至寶不在討論的行列,那玩意太過稀奇。

    但李長壽有旁人沒有的優勢九年義務教育。

    他此時所做的這木籠,就是高中時物理課本上有的法什么籠,避雷用,也經常出現在一些賞心悅目的電擊表演中。

    原理什么的,李長壽也快忘干凈了,但構造應該是這般沒有記錯。

    李長壽對靈娥叮囑一聲:“不要接觸周圍的那些網子。”

    木籠中的靈娥哆嗦了下,她腳下踩著一只木板,楚楚可憐地看著自家師兄,“師兄,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要動就是了,”李長壽淡定的道了句,在袖中摸出了幾張符箓,隨手扔到了木籠上方十丈處,左手對著符箓遙遙一點。

    喀嚓幾聲,晴天落雷。

    幾道閃電直接劈在了木籠上方的墜雷木上,木籠周遭的鐵網瞬間亮起了細小的電弧,而下方的蘊雷七神鐵立刻將雷光分散,融入了大地

    正抱頭縮成一團的藍靈娥慢慢抬頭,滿是驚奇地左看右看,一陣贊嘆。

    “這是什么寶物竟然真的能抵抗雷霆呢。”

    李長壽淡然道:“這是,法爺鳥籠你多待一陣,我加大力度試一試。”

    “師兄還是算哎呀”

    靈娥還沒說完,李長壽已從袖子中摸出了一疊黃紙符,法力一催,扔到了木籠上方。

    這些符箓引發道道落雷,帶起漫天霹靂,對著下方木籠轟砸而下

    霎時間,電光爆涌,小瓊峰上的飛鳥成群掠起,各處靈獸惶惶不安

    實踐證明,這法爺鳥籠的效果不錯,就是不知道面對真正天劫時,會不會直接被劈散架。

    只要能幫師父抗住第一道天雷,其他就好說了。

    “出來吧,辛苦你了。”

    李長壽招呼一句,開始琢磨加固木籠之法。

    靈娥禁不住抱怨道:“師兄你換條魚在里面不一樣嗎”

    “想讓你也有點參與感,”李長壽笑道,“幫師父渡劫,咱們兩個都出了些力。”

    靈娥頓時抿了下小嘴,抬手理了下耳旁的秀發,小聲道:“師兄,接下來還要嘗試嗎

    我修為低,但做這種事還是可以的。”

    “接下來就不能讓你在里面了,按你說的,去找個木桶抓條魚來吧。”

    李長壽拿出了一根根散發著五彩毫光的長繩,繼續悶頭忙碌,“接下來要試驗的雷霆威力,直接落在你身上,你定然承受不住。”

    靈娥答應一聲,轉身趕往湖邊;避開了正在隔音結界中入定的師父,跳到了湖面上踏波而行。

    片刻后,小瓊峰上再次雷光閃耀

    這般動靜持續了整整三日,外人還道此地有人在修雷法,也并未有人關注。

    一直到,齊源老道從入定中醒來,一臉滿足地轉了個身,老道那滿是皺紋的額頭頓時掛滿了黑線。

    原本綠草如茵、風景優美的湖邊空地,此刻竟變成了一個黑色的大坑,自家兩個徒兒正在蹲在坑底,鼓搗一只大號的鳥籠

    齊源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訓斥道:“你們兩個不好好修行,在下面亂搞什么”

    “師父您醒了”

    藍靈娥滿是興奮地喊了聲,“師兄幫您做了一個抗天劫用的寶貝,用雷劈了幾十上百次了,里面的魚還活著”

    李長壽也道:“師父還請稍候,這物件馬上就完成了。”

    “哦”齊源神色一動,頓時要下來看看自己大徒弟又鼓搗了什么新奇寶物。

    但這老道腳下一動,突然面色生變,凝視著東邊的天空,身形一動不動。

    藍靈娥抬頭問了句:“師父,怎么啦”

    “唉,”齊源負手而立,輕聲道:“天劫到了。”

    只是四個字,讓李長壽和藍靈娥的笑意瞬間消失。

    兩人連忙從坑中跳了出來,看向了師父視線所望之處,卻見東天出現了一片灰黑色的云彩,朝著度仙門急速飛來。

    “靈娥快”

    李長壽立刻道,“將這籠子帶去后山師父選好的渡劫場一定要把下面的六根七神鐵埋在土里”

    “是”

    藍靈娥用自己纖弱的手臂直接扛起法爺鳥籠,駕云朝著后山匆匆而去,完全顧不得什么仙子形象。

    此刻,李長壽比自己師父還要著急一些,立刻在袖子中摸出了一只錦盒,沖到齊源面前。

    “師父,這是弟子窮盡心思煉制出的寶藥。

    它、它能讓師父度過一道天劫,在第一道天劫過去之后,師父您要是覺得下一道天劫無法抵擋,立刻用下它。”

    齊源老道含笑看著李長壽,目光輕輕閃爍,低聲道:“這寶藥你自己留著,今后渡劫時用就是了,不必浪費在為師身上。”

    “師父”

    李長壽徑直跪在齊源老道身前,將錦盒塞到了齊源老道手中,急聲道:“師父養育弟子、教導弟子百年,引弟子入道,從未對弟子有任何苛責要求。

    這是弟子唯一能為師父做的,若師父您不收這寶藥,弟子現在就毀了它”

    齊源卻是苦笑道:“你這又是何苦為師還不知自己的狀況”

    “對了,弟子還有其他十一顆”

    李長壽立刻轉換了思路,“弟子可以對大道發誓,絕對還有另外十一顆相同的丹藥,而且這寶藥每個煉氣士只能用一顆”

    齊源老道頓時有些猶豫,“當真”

    “千真萬確”

    “也罷,”齊源將錦盒拿在手中,“走,去后山吧,別讓天劫毀了咱們的住所。”

    東邊飛來的灰云此時已經將抵達度仙門。

    李長壽連忙駕起一朵白云,拉著師父沖向后山。

    “師父您節省法力。

    對了師父,您身上的丹藥可充足

    渡劫的時候可以用各類的丹藥,療傷丹與恢復元氣用的丹藥都備好了嗎

    這天劫,怎么來得這般毫無征兆”

    “備好了,備好了,”齊源老道含笑看著在身前的李長壽,心底浮現出了當年剛接他來山中時,那個拘謹又有些不知所措的男童

    一晃,這么多年過去了。

    當年的孩童雖然后來的路子有點野,但總歸是長大成材了;

    自己將小瓊峰最后的積累都用在了他身上,其實也只是想,讓他能順利的成仙

    “長壽啊。

    若師父撐不過天劫,小瓊峰就交給你打理了。

    若門中要收回咱們小瓊峰,你不要阻攔,聽門內安排就好,我之前已央求過幾位相熟的同門,他們會將你跟靈娥接去其他峰修行。”

    “師父,您一定能度過天劫”

    李長壽定聲道,“自信現在千萬不能消沉,這是天道給的歷練,過去了就是海闊天空。

    生靈若不去搏這一線生機,又何必在世上走一遭

    任何絕境都有一線生機,陷入絕境去搏才能活下來”

    齊源老道頓時輕嘆了聲,苦笑道:“我的好徒兒,你不是知道這些道理嗎為何平日里這般謹小慎微”

    李長壽沉聲道:

    “師父教導的道理,弟子一刻都不曾忘記。

    弟子的謹慎,只是為了避免陷入絕境。”

    轉眼到了小瓊峰后山,靈娥在一片林中空地上不斷招手,李長壽拉著自家師父跳了下去,不由分說將師父推入了剛做好的木籠中。

    隨后又低頭開始急忙檢查這鳥籠安放的如何,拿出一堆瓷瓶扔到師父手中,最后將木籠閉合,拉著靈娥急速倒飛。

    那片灰云,已經出現在度仙門上方,將度仙門遮入了陰暗之中。

    李長壽大聲喊道:“師父,全力抵抗

    那寶藥必須在第一道天劫之后用”

    齊源面色凝重地點點頭,抬頭看向了劫云,身周涌出了一股股法力,袖袍與道袍下擺無風而動。

    靈娥高聲喊道:“師父你一定可以的”

    “為師,也要為自己拼這一次”

    齊源老道抬頭看向天空,目中精光閃爍。

    一搏,天命

    突然間,一聲龍吟自云中落下,灰云之中沖出一條渾身閃耀著赤色火鱗的千丈蒼龍,龍爪狠狠地拍在了護山大陣之上。

    護山大陣光芒涌動,群峰輕輕顫動,大地各處一陣轟鳴

    與此同時,一聲粗厚的嗓音自天而降

    “度仙門主事之人,出來回話”

    等等

    蒼龍喊話

    這灰云也在護山大陣之外,并沒有無視一切陣法的特性

    雖有威壓,但仔細感覺,卻非天威

    “誒這不是師父的劫云嗎”

    藍靈娥頭一歪,李長壽禁不住一手扶額;站在法爺鳥籠中的齊源老道嘴角一陣抽搐。

    這老道默默地轉過身,慢慢地蹲了下去。

    太清在上,這次丟人丟到家了

    天津https:.tetb.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溫燉的小時光〕〔山河遠闊語輕輕〕〔鳳素暖宮城免費閱〕〔重生千年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神級兵王都市行〕〔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末日樂園〕〔黑金繼承人〕〔超次元女子監獄〕〔快穿:反派洗白攻〕〔醫妃拽上天:邪王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特工简.布隆德归来 11选5湖北 澳客北单比分 全球股市指数 互联网投资理财平台 河南11选5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 快乐10分助手下载 百搭圣甲虫 北京十一选五 河北十一选五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 股票融资l鑫配资 基金配资10倍 50万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股票配资平台1选一直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