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戰神之王〕〔做首富從撿寶箱開〕〔都市最強仙醫〕〔都市終極高手〕〔巨星從氪金開始〕〔病嬌反派又騙我寵〕〔妙手神農〕〔穿越財富人生〕〔我的員工賊強〕〔貼身狂醫混都市〕〔宋先生你頭發亂了〕〔紅塵籬落〕〔我主宰了靈氣復蘇〕〔我真是非洲酋長〕〔偷愛〕〔我什么都懂〕〔絕品校花保鏢〕〔炎少寵妻上癮〕〔超級學神〕〔誤惹總裁:穆先生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十八章 夜會‘老父親’
    嘶,貧道這老腰啊

    果然,不用仙力加持,真仙的身板也撐不住啊,咱又不是修肉身的路子

    但用仙力的話,又少了很多樂趣,當真是兩難的選擇。

    酒烏捂著腰身,在自己的住所前輕輕晃著五尺高的道軀,仙力略微運轉,已經沒了那種疲倦感。

    現在已經是他和酒施從小瓊峰回來的三天后,剛剛送自家道侶回了閉關之所,這位矮道人雖然疲倦不堪,但也是神清氣爽,臉上殘留著少許滿足感。

    正此時,一只大葫蘆從天而降。

    酒烏頓時精神一震,立刻背起雙手,恢復成了平日里那般一本正經的模樣,清清嗓子,朗聲道:

    “小九啊,來師兄這一趟。”

    “師兄咱正要找你呢,你要的東西拿回來了哈”

    大葫蘆上的酒玖探了個頭,忍不住捂著嘴打了個哈欠,精神也是頹萎不振;

    大葫蘆拐了彎,徑直落在了酒烏的閣樓前。

    他們師兄妹九個除了資質出眾,在同輩中是修為拔尖的存在,除卻酒玖,各自都有發展的副業。

    酒施擅煉器鍛寶,酒烏擅釀酒煉丹,所以酒烏的小樓底層,到處都堆著酒壇、寶材、丹爐,各處角落都擺的滿滿當當。

    顯然,酒玖不喜歡收拾的習慣就是從這里學過去的,只是又發揚光大了些。

    酒玖打了個哈欠,到了這就跟到了自己屋子一般,自顧自地坐在了一處圓桌旁,將手中提著的小籠子扔給了酒烏。

    “師兄你要的小蜘蛛,這次別養死了

    整天讓我跟一個晚輩要東西,你也好意思呢”

    “難得,你還沒忘這事,”酒烏打開木籠蒙著的黑布看了眼,頓時眉開眼笑。

    這里面有一對被分隔開的蜘蛛,個頭都如肉包一般,生有三頭、多目重瞳。

    酒玖有些疲倦地打了個哈欠:“師兄你要沒事我就回去了。”

    “稍等,我找幾樣東西,”酒烏一路小跑,將蜘蛛掛去了陰涼處,又轉身跑去了一處書架。

    酒玖滿臉生無可戀地趴在了桌子上,“師兄你要做什么,我現在好累,想回去喝點東西睡幾天了。”

    累

    正在一處書架旁的酒烏扭過頭來,仔細看了眼酒玖,想起自己現在也無法直接看透小師妹的修為,更別說看透她的身體狀況。

    但一想到此前自己所見那小丹房中的情形,酒烏心底頓時一嘆,有種老父親的悲傷。

    罷了,女大不中留;

    在門內道侶盛行的風氣下,自己小師妹總歸是逃不過這種風氣

    這風氣從何而來

    這就要從老一輩天仙說起了,度仙門十多位元老總共有四對恩愛白首的道侶,上行下效,當真也是沒誰了。

    酒玖趴在那也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想到自己此前這幾天陪某師侄煉毒丹的經歷

    雖然很有趣,也挺新奇,而且某師侄也給了自己足夠多的好處,還分給了自己許多能毒傷真仙的毒丹;

    但一直要精神緊繃不能松懈,對她來說,也確實頗耗心神。

    自己哪里這么累過,酒玖幽幽地道了句:

    “明明只是一個返虛境的小家伙,卻折騰了我這么久,好累呀。”

    啪

    酒烏手中的玉牌不小心滑落在了地上,這矮道人仰頭長嘆,雙眼竟有些微濕潤。

    小九真的,長大了啊

    自己這兼任半個老父親的五師兄,終于也要放她去享受美好的修道生活了。

    將玉牌攝回手中,酒烏看了眼其上寫著的幾個大字:

    陣法總綱忘情散人

    隨手又將書架角落中的兩只玉牌拿了出來,酒烏這才轉身走向了酒玖。

    “小九,這幾樣東西幫我帶給長壽師侄吧,”酒烏將玉牌用仙力送到酒烏面前,溫聲說著,“這是師父所著陣法綱要,以及你三師兄和我這么多年鉆研陣法的一點心得。”

    “嗯”酒玖接過玉牌,隨手扔到了儲物法寶中,納悶道,“師兄你怎么突然對小壽壽這么上心了”

    小、小壽壽

    這,這不是自己跟小施施在濃情時,才會有的稱呼嗎

    酒烏仰頭吸了口氣,又露出了和善的微笑,溫聲道:“上次在北洲見過之后,就覺得長壽師侄是個頗為穩重的小輩。

    對了,你四師姐給你煉制了幾件新衣裳。”

    酒烏拿了個寶囊出來,遞到酒玖手中。

    “這里面還有一些女子用的胭脂水粉,以及首飾什么的。

    你若是喜歡,再讓你師姐幫你煉”

    “衣裳什么衣裳”

    酒烏拿過寶囊隨手煉化,在其中拽出了一件輕薄的紗裙,額頭頓時掛了幾道黑線。

    “師兄我什么時候穿過這種東西”

    “咳,莫怪師兄我多嘴,師妹你雖然天生麗質,但也是要打扮一下的。

    對了,你跟長壽師侄,你們是這兩年開始的嗎”

    “這兩年開始的”

    酒玖掃了眼酒烏,突然皺眉撇嘴,把紗裙塞回了寶囊,哭笑不得地反問道:“你們該不會覺得,我跟小壽壽好上了”

    酒烏頓時一怔,“沒好上嗎”

    “嗤,”酒玖頓時一臉嫌棄,“你把你師妹當什么人了我是那種對師侄晚輩下手的人嗎老牛吃嫩草這種事,我才做不出來”

    酒烏眼一瞪,“那你這兩年,沒事老是去小瓊峰干什么”

    “幫忙布置陣法,”酒玖手一攤,“我被罰三年戒酒,師侄那里有一些能代替酒的好東西。

    作為回報,我就幫他布置陣法。”

    酒烏雙眼瞪圓:“小瓊峰的陣法是師妹你布置的”

    “不錯,我親手弄的”

    酒玖得意地挑挑眉角,不過很快就如實相告,“師兄你知道我對陣法沒興趣。

    是長壽他告訴我把什么東西放在什么地方,然后在陣法即將成型的時候,我再稍微負責鎮壓下涌動的靈氣。

    不過,這段時間已經不用再布置陣法了,我也不能白拿他東西不是,這幾天就幫他煉制了一些丹藥

    師兄

    五師兄你怎么了表情這么奇怪。”

    “原來如此”

    酒烏恍然大悟狀,起身來回踱步,“那連環陣原來不是還未成仙之人布置的,怪不得都是相對簡單的迷陣和困陣

    以己之謀,借爾之手,能有這般構想,妙,妙啊

    這個李長壽,雖然資質稱不上頂尖,但入門百年修到返虛境也算中上水準,若加以培養,成仙不是問題,是個可造之材。”

    旁邊,酒玖打了個哈欠,默默地起身,低頭、躬身、垂著手臂,飄向了門口。

    “師兄我回去休息了,煉丹什么的好累。”

    “哎,小九,剛才我給你拿的那三面玉牌”酒烏忙道,“還是還給我吧,這也算咱們一脈的寶物,不能隨便傳人。”

    “就一點心得你小氣個什么勁,”酒玖翻翻白眼,隨手甩了兩只瓷瓶回來,“就當我做主了,用小壽壽煉制的毒丹換你一點修行心得,這總行了吧。

    這可是能放倒真仙的毒丹喲也有咱一份努力在的。”

    “那可不是普通的心得毒丹”

    酒烏將瓷瓶接住,皺眉看了眼。

    酒玖已趁著這個空擋飄出了酒烏的小樓,回了自己閣樓且開啟了外面的大陣

    酒烏啞然失笑,九師妹想送倒也無妨,畢竟李長壽也是本門弟子。

    他身周包裹了數道仙力,又將瓷瓶放到了幾丈之外,隔空打開瓷瓶,朝著里面看了眼,發現兩只瓷瓶里各有三顆朱紅色的藥丸,散發著少許清香。

    “竟然是腐骨蝕心丹與化魂奪命丸

    品質倒也不錯,雖是毒丹,卻也是真正的仙丹品階

    這也是借著小九之手煉制出來的這個李長壽,有點東西嘛。”

    酒烏不由笑了聲,又在瓷瓶上看到了點什么,將瓷瓶攝到近前,仔細看了眼瓶身。

    卻見上面寫著兩行小字,兩只瓷瓶連起來,剛好就是上下句。

    矮道人拿著瓷瓶一陣沉吟,很快就露出了幾分輕笑。

    “這小家伙,此前果然是發現了我跟施施,所以才故意解開大陣。

    這兩句話的意思,是在解釋他跟小九是君子之交,讓自己這邊不用擔心吧。

    不對,他竟能算到這兩只瓷瓶,終會落在我或者施施手中

    上面這種字跡小九是肯定不會注意的,注意到也不會關心,顯然是給我們看的,而且應該是不久前剛用法力融成,還殘留著一絲痕跡。

    言外之意,是想讓貧道當做,未發現他種種不尋常之處”

    這矮道人將瓷瓶收起,背著手走到了圓桌旁,摸著下巴一陣沉思。

    酒烏想起了在北洲發現李長壽和有琴玄雅蹤跡時,偶然在方圓百里內發現的眾多布置

    又抬頭看了眼自己掛在陰涼處的木籠;

    這種魔蛛十分難養,那邊卻能一窩又一窩的不斷繁衍

    再加上這幾日出現的連環陣與毒丹

    酒烏輕嘆了聲:“好厲害的小輩。

    不顯山不漏水,甚至去北洲之前,門內都沒幾人聽過你的道號,年輕一輩排名也毫無你的蹤跡。

    你不想被人關注,想躲在靜處修行,本師伯本也不愿打擾你,但身兼度仙門執事一職,卻總歸是對你有些不太放心。

    嘖,三分幽、君子定人定之時,三刻相見”

    禁不住愣了下,酒烏頓時啞然失笑。

    亥時三刻,酒烏駕著一朵白云,飄到了小瓊峰上。

    此時丹房周遭陣法已關,丹房門前站著一道修長的身影,對酒烏遙遙的拱手行禮。

    酒烏頓時笑瞇了眼,駕云落下,還沒進丹房,已經嗅到了醇厚的酒香。

    李長壽拱手行禮:“弟子拜見師伯。”

    “好一個君子定與三分幽,”酒烏笑著搖搖頭,輕嘆道,“你就不怕貧道不來直接讓你去賞罰堂問責”

    “這個,”李長壽保持拱手行禮的姿勢,緩聲道,“其實弟子心里也沒底,且自北洲遇到師伯后就在擔心此事,但又知師伯德高望重,絕不會刻意為難門內小輩。

    何況,弟子只是不愿引人注目,對度仙門絕無二心,更知身為度仙門弟子之責,行端立正,不懼問責。

    還請師伯入內歇息。

    弟子知師伯乃是釀造的大家,便讓師妹做了幾份伴酒菜,斗膽邀師伯嘗一嘗弟子自釀的酒水。

    師伯若有疑惑今夜盡管發問,弟子會斟酌以對、如實相告,只愿能打消師伯心底疑慮,讓弟子能一如往日那般安穩修行。”

    酒烏含笑點頭,背著手進了丹房之中。

    在一處窗臺下,皎潔月光中,一張矮桌擺滿了珍饈美味,一只夜光杯中已倒滿了佳釀。

    那其實是給酒玖釀造的恒河水老白干,被李長壽提前開了一小壇。

    天津https:.tetb.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男神大人太難追〕〔鳳素暖宮城免費閱〕〔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我能修煉一億次〕〔醫妃拽上天:邪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陰山密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溫燉的小時光〕〔我!巨龍領主〕〔烈火焚身[巴黎圣母〕〔平平無奇大師兄〕〔最終進化體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排列3开奖结果走势 宁夏十一选五 体育七位数开奖结果 基金配资 现在最好的理财方法 急速赛车 财富之轮 3d试机号和金码关 股票融资操作 四川快乐12 安徽省十一选五开奖 河北排列七开奖号码 新疆18选7 大航海时代 3d杀码 极速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