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將神歸來羅天塹〕〔皇天戰尊〕〔神化紀元〕〔三界云天〕〔無敵從淬體開始〕〔桀夫難馴〕〔變身之女俠時代〕〔韓少今天真香了嗎〕〔和親公主〕〔完美隱婚,老公已〕〔景家娘子會做媒〕〔大明星從十八線開〕〔清湛蜜事〕〔都市最強贅婿〕〔羅天塹顧伊人將神〕〔不死帝尊〕〔神醫妙相〕〔重生之微風不及你〕〔我真不想做主角啊〕〔穿書之許愿系統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十五章 師叔飼養員
    這小樓有十丈高,分上下兩層,遠看就是個大葫蘆的造型,總設計師李長壽的靈感來源,應該就是酒玖的伴身法寶,誅邪如意劍。

    就是那只可大可小、能載人御空的大葫蘆。

    小樓立在一處水池中,正對門前八十丈外又有一口井,池井水道互通;

    若從空中俯瞰,一張百丈直徑的太極圖鑲嵌在林中,水池便是陰陽魚的形狀,小樓與水井是兩只陰陽眼。

    這是一座風水陣,能起到鎮運驅邪的功效;且度仙門屬人教一脈,陰陽太極圖也是有說法在的。

    落到小樓前,抬頭便可見一只木牌,寫著五個大字;

    仔細看,木牌下面還有兩豎行小字:。

    簡單來說,這是一處有證的規范建筑

    從正門進去,迎面而來便是一張木屏風,屏風后便是那座六丈高的大號丹爐。

    這丹爐占地極廣,下寬下窄,用的是大塊紫金鍛鑄而成,其上刻著祥云百藥,自身更是擁有諸多禁制;

    只是,這丹爐上半部分有大量的補丁,看起來稍顯寒酸了些。

    這原本是一座被廢棄的丹爐,但只是丹爐上半部分炸開了,被李長壽用靈魚托關系,在百凡殿淘換了回來,又花了半年功夫不斷修補,總算能再次啟用。

    丹爐有三足,雙耳,肚子圓圓滾滾,四面開了陰陽魚造型的窗口,下方的凝火陣、均靈陣等主要禁制都十分完整。

    經過李長壽修補,這丹爐此時的威能,比原本沒破損時只差了三成。

    更難得的是,把這爐子搞到手,基本沒花費什么代價;

    大塊紫金本就能鎮壓絕大部分的靈藥的藥性,這丹爐此時也算是小瓊峰上最值錢的寶物。

    整個小樓,就是圍繞丹爐搭起來的;

    在丹爐周遭是幾排架子,上面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玉瓶、葫蘆、玉盒,里面也放著不少這丹爐煉制出的靈丹妙藥,不過都是些常規品類。

    此地被藍靈娥收拾的十分規整,這位小師妹此時也在閉關修行,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

    酒玖從外面跳進來時,一身淺藍色長袍的李長壽正站在丹爐旁,掌心懸浮著十多顆淡金色的丹藥,在體會著方才煉丹的心得。

    “小長壽,又煉出了什么新丹藥”酒玖滿是好奇地湊了上去。

    “師叔你要嘗嘗剛煉制成的清心凝神丹,改良了些許口味,藥效應該也不錯。”

    李長壽隨口問著,兩粒靈丹緩緩飛到酒玖面前,被酒玖直接吞到嘴里,嘎嘣嘎嘣地嚼著,很快就打了個飽嗝,吐出一口清新香氣。

    “好甜,”酒玖右手一伸:“再給幾顆”

    李長壽隨手攝來一只白玉瓷瓶,將丹藥都裝了進去,將瓷瓶送到了酒玖手中。

    酒玖的小手依然不縮回來,“這個月的神仙醉和佳人媚”

    “放心,忘不了師叔您的。”

    李長壽輕笑了聲,老老實實上交了兩只巴掌大小的玉壺。

    酒玖迫不及待地打開來聞了一口,發出一聲頗為滿足的嘆息。

    “可以,長壽你煉丹的本領,跟你釀酒的本領已經完全齊頭并進。

    今日需要咱幫忙做什么嗎

    這兩個月你也不建陣法了,咱總不能一直在你這白拿白吃。”

    “今日不用,”李長壽笑道,“二十日后,我想開爐煉制一種難度較高的仙丹,想請師叔前來相助。”

    酒玖頗為痛快地拍拍胸口,麻衣短衫頓時一陣輕晃。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二十日后是嗎”

    “不錯,二十日后,”李長壽正色道,“這次煉制的丹藥,對弟子來說十分重要,且一旦開始著手準備,就無法停下。

    若師叔您到時沒有閑暇,還請及時告知弟子一聲。

    另外,不知師叔能否替弟子保密此事。”

    “什么丹藥,這么神神秘秘的”

    “一種名為融仙的毒丹。”

    酒玖也是一驚:“融仙丹這東西不是說能毒死真仙嗎

    我好像很久之前聽五師兄說過這東西,你煉這玩意干嘛”

    李長壽笑道:“毒其實也是藥性的一種,如菜有酸甜辣一般。

    毒丹既可用來殺人,也可用來救人;

    師叔放心,弟子并沒有什么仇家,熱愛修道生活,不會去做任何傷天害理之事。

    若是融仙丹能煉制成功,弟子會以今后一年份額的佳人媚作為謝禮,且算在約定外。”

    “成交”

    酒玖右手攥拳伸到李長壽面前,李長壽抬手握拳與她輕輕一碰,酒玖頓時眉開眼笑。

    “二十天后我再過來哦。”

    “師叔慢走。”

    笑語聲中,酒玖坐在大葫蘆上沖天而起,飛到了小瓊峰空中。

    她回頭看了一眼,卻見自己剛飛出的林子起了一處處薄霧,幾乎轉眼,薄霧就將整個林子籠罩了起來,但一陣微風吹過,白霧又盡數消失不見。

    方圓三十里內的密林似乎跟之前并沒有什么變化,但酒玖知道,里面那一重重大陣,已經開始了運轉。

    “以后想捉弄老七老八他們,可以把他們忽悠來這里嘛。”

    酒玖小聲喃喃著,但隨之又想到了李長壽那張總是一本正經的臉龐,“還是要跟這家伙打好招呼才行,不然又要在那慷慨激昂地講什么大道理。”

    搖搖頭,酒玖坐著大葫蘆破空而去,很快就回了破天峰后山,飛入了幾重重疊的大陣之中,身影消失不見。

    那里是忘情上人九個徒弟修行閉關之地,依山勢修建了一片連綿的閣樓建筑。

    雖然酒字九仙人只是破天峰一脈的一條支脈,但他們修為最低、入門最短的酒玖都是真仙境,待遇自然不是齊源師徒三人可比。

    此地不僅有絕佳的聚靈大陣,還有許多雜役弟子,幾處閣樓周遭還建起了門規所禁止的防護大陣,算是十分理想的修行之所。

    酒玖年紀最小,頗得師兄師姐寵愛,住所位置與酒烏相近,隱隱又在其他幾位師兄師姐住所的拱衛之中。

    若酒玖閉關,其他人自然而然就呈守關之勢。

    帶著幾位雜役弟子偷偷注視的目光,酒玖自行飛回了閣樓中,將腳上踢踏的布鞋踢走,光腳跳到了那碧玉雕琢而成的床榻上,抱著兩只剛拿來的玉壺,在那一陣嘿嘿嘿的輕笑

    “這次先喝你呢,還是先喝你呢

    小壽壽真的很不錯唷,竟然能做出這種好東西。

    三年這就要熬過去了,之前他埋下去的恒河水老白干也快出土了,到時候一定要喝個痛快

    嘶溜,今天先寵幸一下佳人媚吧。”

    “咳咳咳”

    閣樓外,五尺高的矮道人咳嗽了一陣,正在床榻上趴著的酒玖頓時捂住了手中的兩只玉壺,機警地瞪著外面,看到來人后也稍微松了口氣。

    “五師兄呀,你進來就好了,我又沒開陣。”

    “我這不是之前剛被大師姐訓斥過,咱們熟歸熟,也要尊禮,”酒烏笑著道了句,向前走了兩步,又頓時止住腳步。

    實在沒處落腳。

    看著眼前亂扔的酒壇、短衫、肚兜酒烏拍拍額頭,抱怨道:“小玖你也是千八百歲的人了,收拾屋子都不會。”

    酒玖嗅了幾下,擺手道:“又沒有什么奇怪的味道,沒事啦。”

    她隨手將玉壺收到了自己的儲物法寶中,在床榻上盤腿坐了起來;

    酒烏在地面雜物堆中艱難開辟了一條道路,坐在了矮桌旁,沉吟了幾聲。

    “最近,酒玖你去小瓊峰的次數很頻繁嘛,”酒烏笑道,“都是,去那做什么呀”

    “玩唄,還能做什么,”酒玖眨眨眼,“五師兄你怎么突然問這個”

    “沒什么,沒什么,”酒烏連連擺手,隨后又撓撓頭,心底想到了幾位師姐師妹交代給的任務,一時間有點說不出口。

    這怎么說

    總不能直接問自己的小師妹,是不是對小瓊峰的某人動了春心

    酒烏重振旗鼓,“咳我記得,你剛入門那幾十年,跟小瓊峰的齊源師弟,走的挺近哈。”

    “對呀,”酒玖點點頭,“當時齊源師兄照顧了我不少。”

    酒烏欲言又止,“那你是不是”

    酒玖皺眉道:“五師兄你怎么了,今天吞吞吐吐的。”

    “我、我這唉”

    酒烏一跺腳,“那貧道我就明明白白的問了

    最近這段時間,小玖你天天往小瓊峰那邊跑在被罰禁酒的時候,還天天這么有精神

    你那幾個師姐就在想,是不是嗯,是不是”

    “是什么”

    “你”

    “我”酒玖緊緊皺著眉,那雙眼眸中滿是疑惑不解。

    酒烏一口氣提到了嗓子尖,道心一橫,化作一聲質問:

    “你是不是

    快突破了什么的”

    “哪有那么容易突破,”酒玖翻翻白眼,“你告訴幾位師姐不用擔心,我如果遇到瓶頸會去問詢你們的,不會自己莽撞著沖關。”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修行吧。”

    酒烏落荒而逃,起身快步走到了門口,又回頭問了句:“對了小玖,之前你從小瓊峰拿回來的那兩窩蜘蛛被我養死了,你問問那個長壽師侄還有沒有,我用寶物丹藥跟他交換。”

    “嗯,知道了,下次過去我幫你問。”

    酒烏頓時微微一笑。

    嘖,自從兩年前酒玖稍帶回了一窩三頭重瞳蛛之后,他得了那能夠遠程視物的蛛絲,生活頓時多了許多樂趣。

    尤其是把蛛絲布置在自家道侶經常洗澡的水潭旁,那場面

    “嘖嘖,”酒烏低頭快步而去,一路都帶著風聲。

    “五師兄今天怎么這么奇怪,算了,應該是跟四師姐吵架了吧。”

    酒玖搖搖頭,隨后就開啟了閣樓外的陣法,趴在床榻上拿出了兩只玉壺,繼續陷入了開心的糾結時刻。

    小瓊峰,丹房中。

    李長壽站在丹爐前,已經投放好了下一爐丹藥要用的藥材,轉身走向了左側的蒲團。

    他左手握著一面玉牌,仔細感受著大陣各處的變化,再三確認沒有什么危險后,隨手開啟了丹爐禁制,丹爐之中頓時出現了幾朵火焰。

    而他也朝著丹爐左側的蒲團坐去,但在向下入座時,他身周蓬的炸出了一縷青煙,身形也瞬間消失不見,只留下了一張紙人。

    青煙中的紙人轉眼化作了李長壽的模樣,而這一縷青煙,迅速滲入了蒲團下方的小孔之中,消失不見。

    幻形術,齊源老道的絕活,他這個大弟子自然早就會了。

    甚至,現在能變幻的東西,比師父還多了幾倍。

    天津https:.tetb.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溫燉的小時光〕〔山河遠闊語輕輕〕〔鳳素暖宮城免費閱〕〔重生千年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神級兵王都市行〕〔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末日樂園〕〔黑金繼承人〕〔超次元女子監獄〕〔快穿:反派洗白攻〕〔醫妃拽上天:邪王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36选7 幸运3D开奖 云南11选5今日开 11选5江苏一定牛 理财平台良性退出什么意思 中小盘股票推荐 天津快乐10分 北京pk10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 东方6 1开奖走势图 理财小知识月入1000 天津快乐10分钟开 3d试机号今天晚上金码 500w即时比分 排列5开奖号 广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