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陳歌蘇沐涵〕〔娛樂圈最強替補〕〔一代女仙〕〔萌寶1v1:爹地你出〕〔閃婚獨寵:陸少嬌〕〔都市之萬世丹尊〕〔貓系男友太難伺候〕〔娘娘她擅攻心〕〔相思劫了又劫〕〔福運小嬌娘〕〔超奧特傳記〕〔錦繡農門〕〔抱定大佬不放松〕〔這個女配有毒〕〔第一繼承人〕〔紫眸逆天:廢柴大〕〔藥植空間有點田〕〔書穿成傅總裁家惡〕〔寵妻100式:女人,〕〔超級小農夫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十四章 真仙是不可能打工的
    鏗

    鏗

    安靜的午后,度仙門那座絲滑薄潤的護山大陣籠罩之地。

    在群峰中矮了一大截的小瓊峰上,回蕩著一種富有節奏感的打擊聲

    在小湖旁那三座草屋北側約十里的密林中,一顆參天大樹也在隨著這種擊打聲不斷震顫。

    樹下,身著繡著蘭花芳草的練功服、頭上綁著淺紫色綢面流云巾的少女,正不斷揮動一把大斧,動作有種說不出的優雅。

    這少女正咬牙切齒的發出一陣親切的問候:

    “不讓我用法力,腿和胳膊長出那種疙瘩肉了怎么辦

    人家可是女煉氣士

    真是的,還說要看著人家砍樹,人呢又跑回去打坐去了

    哼哼,臭師兄,把你齊根而斷、斬樹除根、斬根必盡、寸草不生

    給我,斷”

    咔

    這顆老樹扭扭捏捏地緩緩仰倒,驚起了林間一群群飛鳥。

    突然間,身后傳來了一聲呼喊:

    “你是小靈娥”

    藍靈娥立生警覺,提著巨斧向前立刻起跳,落地時已轉過身來,抬頭注視著空中飄著的人影,總覺得有些眼熟。

    丈長的大葫蘆,在葫蘆上盤腿坐著的女仙人,有點臟兮兮的麻衣可惡,麻衣短衫竟然都快被撐開了

    呃,原來是酒玖師叔

    藍靈娥連忙放下大斧,向前拱手做道揖,心底回想著師兄定下的幾套問候模板,從中選了一個最應景的,柔聲道:

    “弟子靈娥拜見酒師叔,弟子修為底淺,未能及時迎接,還請師叔勿怪。”

    “沒事沒事,不用這么客氣,”酒玖看著下面這禮數周全、說話好聽的靈秀小師侄,也是頗有好感。

    酒玖收起大葫蘆,從空中跳了下來。

    “你師兄在嗎我有事要尋他。”

    “師兄他應當是在修行,”藍靈娥低眉順眼,繼續柔聲道,“還請師叔去前面稍作等候,我去喊師父出關迎接。

    寒舍總有招待不周之處,望師叔見諒。”

    “哎,不用這么麻煩,我是專程過來找你師兄的;

    你師父成仙在既,讓他多閉關別去打擾了。”

    酒玖擺擺手,扭頭在各處掃量著,“小靈娥,你砍木頭做什么”

    “算是一種修行的方式,讓師叔見笑了。”

    藍靈娥的回答依然滴水不漏,她心底卻泛起了少許疑惑。

    這位師叔,找自己師兄做什么

    成仙后的煉氣士壽元漫長,門內也是有許多隔代的道侶;

    而眼前這位師叔,面容俏麗、曲線玲瓏,雖有些不修邊幅,但自身也是天生麗質,更加之資本雄厚

    重點是,這位酒玖師叔跟自己師兄一同外出過

    有問題。

    藍靈娥頓生警覺,心底念頭輕輕一轉,就想旁敲側擊問出酒玖的來意。

    但她還沒來得及開口,不遠處的地面出現少許波痕,李長壽的身形慢慢鉆了出來,對酒玖拱手見禮

    片刻后,李長壽的草屋中,酒玖與李長壽在矮桌兩側盤腿而坐。

    她是來給李長壽送這次歷練大會獎勵的,順便還帶來了姜京珊托付的謝禮,在矮桌上擺了兩件儲物法寶。

    李長壽也沒客氣,直接收了下來。

    看到姜師伯給的那只儲物戒指中放著的幾樣法寶、堆成小山狀的寶材和靈石,心底略感欣慰。

    剛才探查小瓊峰地脈時,李長壽還在為建造各種大陣所需的寶材發愁,這份謝禮一來,倒是直接解決了大半問題。

    李長壽問道:“師叔怎么沒一起去南洲”

    “唉,”酒玖長長地嘆了口氣,有氣無力地趴在了桌子上,雙眼逐漸失去光亮,“本來是想去跟著耍一圈,結果回山的時候被留下來問責到現在,剛從賞罰殿出來。

    現在我正發愁。

    幾位長老竟然罰我戒酒三年,啊,還不如把我捆在引雷柱上劈三年”

    李長壽不由莞爾,這才注意到酒玖的那只小葫蘆法寶已經不見了,應當是被門內長老收走。

    恰逢靈娥端茶進屋,見這般情形,頓時抿了抿嘴。

    姿勢這么隨意,竟然跟自己師兄相處的如此融洽

    這位師叔果然有問題。

    藍靈娥奉完茶,將自己的蒲團抬到了師兄身旁,而后一臉乖巧地跪坐了下來,還故意用胳膊貼緊了自家師兄。

    酒玖見狀一瞪眼,“誒長壽你的病”

    “師妹與我接觸是無礙的,大概是因我與師妹朝夕相處的緣故,”李長壽淡定地解釋了句,“與師妹之外的女子觸碰時,還是難免會出現抽搐等癥狀。”

    “咳咳咳”

    藍靈娥掩口一陣咳嗽,看她那略帶痛苦的表情,絕對是忍笑太辛苦所致。

    “哦,原來是這樣。”

    酒玖絲毫沒起疑,趴在那幽幽地一嘆,雙眼再次失去光亮,在那一陣無力輕吟:

    “三年,這三年可怎么熬

    沒有酒怎么閉關、怎么修行,睡都睡不著,干什么都沒力氣

    這個混賬元青,好好的搞什么事,自己搭進去就算了,害的本師叔還要受三年的罪。”

    李長壽低眉思索,摸著下巴一陣沉吟;

    旁邊藍靈娥看到師兄此時的這個表情,下意識朝著側旁挪了挪,端正坐姿、目不斜視,完全不敢說話。

    她又偷偷看了眼李長壽眉角落下的弧度,確定了這是師兄想要坑人的前兆

    每當師兄露出這個表情,自己和師父總有一個要被安排

    “酒師叔,不如咱們打個商量。”

    “嗯什么商量”酒玖有氣無力地應著。

    “師叔不能沾酒這三年,若是無法修行,不如就幫弟子一同建一些陣法,”李長壽正色道,“作為回報,弟子會幫師叔您釀制三種已絕跡的美酒,三年后剛好給師叔您享用。

    而且,這其中還有一種可以代替酒的飲品。”

    “絕跡的美酒代替酒的飲品”

    酒玖頓時打起了精神,立刻坐直身體,“啥東西你莫不是想騙我給你做白工

    先說好,咱對陣法可是一竅不通。”

    “師叔只要用仙力幫忙穩固陣基、壓制下靈力動蕩就好,”李長壽淡定的一笑,反問道,“師叔喜歡喝酒還是品酒是喜歡酒的味道,還是醉酒時的那般感覺”

    “嗯”酒玖沉吟幾聲,“都有吧。

    我是三歲那年入山,剛好負責照料我的五師兄喜歡釀酒,有次我被他誤扔到酒壇中洗澡,然后就離不開這杯中之物了。

    非要說起來,酒的味道很重要,那種喝到舒服時輕飄飄的微醺感也很重要。”

    “師叔請看。”

    李長壽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茶杯,在袖中取出了一只小巧的玉壺,拔開壺塞,對著茶杯點出一滴淺綠色的液體。

    霎時間,一抹微微的香氣四散飄逸,那杯茶水頓時化作了淺綠色。

    李長壽笑道:“師叔嘗嘗看,是否有那種微醺之感。”

    “哦”酒玖輕輕眨眼,端著茶杯,試探性地在鼻子前嗅了嗅,只是聞到了淡淡的清香,隨后又低頭抿了一小口,頓時眼前一亮。

    抬手,這杯茶水直接被她一飲而盡。

    酒玖的那張俏臉上漸漸泛起了少許紅暈,雙眼開始變得有些迷離,咧嘴笑個不停。

    “好東西夠勁”

    哐,茶杯落在桌子上,酒玖慢慢悠悠地躺了下去,在地上緩緩的翻來覆去,又發出一陣陣嘿嘿嘿的輕笑,嘴里不斷低喃:

    “七師兄你也不害臊,天天粘著六師姐,雙修這么多年還生不出小寶寶”

    “一個個的成雙成對,我是老九就活該單著嘛哼,等我修到天仙了,搶幾個美男回來天天給本仙倒酒搓澡”

    “小長壽你千萬千萬千萬不要瞧不起你師父你師父當年可厲害了”

    漸漸的,鼾聲輕起,酒玖抱著蒲團,躺在地上徹底睡了過去。

    藍靈娥好奇的問了句:“師兄,這個是什么呀”

    “神仙醉,”李長壽傳聲回道,“這既是一種迷藥,又算是一種美酒,但自身并不帶酒氣,除了會讓人醉一場之外沒有任何其他效果,本來是被我淘汰掉的東西。

    按古籍記載,在上古時,許多喜好杯中之物的仙人會去嘗試這種神仙釀,不過他們都是因為酒癮太大,直接往嘴里灌。

    它本身就是用類似釀酒的手法煉制而成,只不過,釀酒大多是用仙果仙糧,神仙醉的原料是三十二味藥草。”

    藍靈娥有些擔心地問道:“這東西夠三種嗎”

    李長壽笑著點點頭,看著已經睡熟的酒玖,想著自己即將落成的丹房,傳聲回道:“莫說三種,十三種也能搞出來。

    如果能有真仙相助,很多之前不能實現的想法,現在就都有戲了。

    丹房落成后,安全系數會更有保障。”

    “行吧,”藍靈娥鼓了鼓嘴角,看著睡熟后意外很惹人憐愛的師叔大人,總有一種小小的危機感。

    于是,兩年后。

    哐

    李長壽草屋的木門被人一腳踹開,身著麻衣、滿臉著急的酒玖風風火火地沖了進來。

    “快這個月的神仙醉和佳人媚

    不在

    啊呀,怎么又去煉丹了把你綁在藥爐上算了”

    酒玖跺跺腳,嘴里低聲罵了兩句,急匆匆地轉身跳到空中,立刻就要沖向草屋后那茂密的叢林。

    但她身形突然停住,歪頭盯著前面這座茂密幽深的樹林,感受著其內緩緩流動的靈氣,額頭瞬間滿是黑線。

    她心底浮現出了最近這半年,自己被困在其中的十多次狼狽經歷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前面有什么,她也看不出此地有多達二十八處明陣、七十六處暗陣,且都是環環相扣的困陣和迷陣

    “生門在哪來著這里真是我幫忙布置的

    這邊好像不對。

    還是這邊

    啊呀陣法什么的簡直煩死人了

    李長壽快點出來不然我拆了你家山頭”

    林中有一股微風吹過,各處樹木輕輕搖晃,其內的靈氣流動也變得輕快了許多。

    李長壽的嗓音在風中飄來:“陣法已經解了,弟子正守著丹爐,不便外出迎接。”

    酒玖眨了下眼,小心翼翼地向前探了十多丈,發現自己還是安全的之后,這才氣沖沖地徑直飛向了密林正中。

    那里,一座造型雅致的小樓靜靜而立,一縷縷清氣從中飄出,林間各處都是清新藥香。l0ns3v3

    天津https:.tetb.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溫燉的小時光〕〔山河遠闊語輕輕〕〔鳳素暖宮城免費閱〕〔重生千年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神級兵王都市行〕〔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末日樂園〕〔黑金繼承人〕〔超次元女子監獄〕〔快穿:反派洗白攻〕〔醫妃拽上天:邪王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今晚排列5开奖结果 古墓丽影 华东15选5 幸运飞艇怎么看走势技巧 学生炒股 29选七1000期走势图 给理财客户写担保 新11选5 五分十一选五-首页 体彩排列三字谜汇总 快速赛车 奥门男足即时赔率 河内5分彩代理 股票涨跌怎么看 罗曼诺夫财富 香港开奖结果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