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小說男主霍庭深溫〕〔小說主角霍庭深溫〕〔重生之此女不好惹〕〔完美隱婚,老公已〕〔團寵王妃美又颯〕〔離婚后忽然得寵〕〔鳳顏劫:爺的傾城〕〔重生六零我養活了〕〔愛情沒有那么甜〕〔高能廚娘:帶著微〕〔無敵從時空吞噬開〕〔多元宇宙之執劍求〕〔斬寒〕〔逃出世界〕〔天啟王座〕〔回來當醫仙〕〔我真不想做主角啊〕〔首席大人的掛名妻〕〔在美國當警察的日〕〔天降我才必有用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十七章 活到最后才算黃雀
    “坤位沖四,離位退六,那毒物已經開始游向左側。”

    躲在老柏樹那溫暖舒坦的樹干中,李長壽不斷傳聲,有琴玄雅離著這棵柏樹已不過三百丈距離。

    這處懸崖是橫向凸出的結構,此刻那條三睛碧波蛇已經游出原本藏身的巖縫,在懸崖之下貼著石壁游走,蛇頭在柏樹樹干旁探了出來。

    它已經被有琴玄雅與六名追殺者驚動,自身卻并未被空中的宇文陵發現。

    這讓李長壽可以節省大半的謀算。

    李長壽一心數用,一面極力壓制自己體內的氣息運轉,一面不斷出聲指點有琴玄雅,還要時刻觀察這條魔物的動向,不能不顧‘有毒’玄雅的死活……

    面還沒磨好,總不能就把驢給做成驢肉火燒。

    來了。

    有琴玄雅距離大柏樹僅剩百丈!

    三睛碧波蛇的注意力完全被斗法的幾人所吸引,它貼著巖壁緩緩游動,隱隱卡住了靠近仙解草的路徑,卻并沒有遠離仙解草。

    它是個經驗老到的獵殺者,深諳伏擊之道,此時也是頗為隱忍,已經將有琴玄雅與前方追擊的幾人當成了盤中餐,小點心。

    李長壽已經能想象到,這頭三丈長的毒蛇毫無征兆地竄出時,會是何等恐怖刺激的一幕。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么恐怖。

    接下來……

    木遁口訣流轉,李長壽在樹干中自由上下,緩緩落去了根莖處。

    李長壽的傳聲依然不停,不斷鉆入有琴玄雅耳中:

    “坎位進三,震位退九。

    毒物現在已經盯上了你,稍后專注聽我指引,我說起跳二字,你就全力沖向空中,千萬不要有半分猶豫。”

    有琴玄雅又在心底嗯了聲,雙手劍指不斷滑動,周遭蘊著火光的飛劍來回穿梭;

    御劍騰飛、長裙飄舞,她就如同火焰中起舞的仙子,無比迷人,又那般耀眼。

    空中,宇文陵提著元青的肩膀,助他抵御周遭瘴氣;

    元青注視著下方的有琴玄雅,目光流露出濃濃的癡迷。

    “宇文將軍!這次一定不能讓玄雅再脫身!”

    “四公子放心,上次是未曾防范她有挪移寶符,”宇文陵沉聲答道,“她法力已然不多,待她退到懸崖邊緣時,末將便出手逼迫,到時少主便從旁現身,護在她身前。

    若她對四公子心底只有厭惡,情蠱的效用或許會減半,需得讓她對四公子有些好感才行。”

    元青面色有些難看,點頭應了聲:“宇文將軍費心了。”

    宇文陵又沉聲道了句:“末將也有些疑惑,四公子您是如何做到的,六十年都未能打動六公主芳心。

    今日此事若不成,或是情蠱無法發揮作用,我們必須在此地殺了六公主,還請四公子早做準備。”

    元青緊緊攥了下拳,目中有些惱怒,卻并未多說什么。

    下方,有琴玄雅已經退到了懸崖附近,即將進入柏樹樹冠籠罩之地。

    早已落到樹根處的李長壽,雙目中突然閃起精光,那句‘起跳’通過咒法,鉆入了有琴玄雅耳中!

    有琴玄雅腳下飛劍火光爆涌,曼妙的身影沖天起,讓襲來的幾道流光紛紛落空!

    而追擊有琴玄雅的六人不知前方險惡,徑直沖進了柏樹樹冠覆蓋之地!

    他們本就沒有停步的念頭,都是想著前沖幾步便跳起繼續追擊,殊不知,那樹冠邊緣,就是一處生死紅線!

    呼

    破空聲暴起,在懸崖邊等待多時的三睛碧波蛇,毫無征兆地竄了出來!

    空中的宇文陵大喊“快退”,但此時最左側的蒙面人,已被這毒物張開的大嘴咬住!

    利齒咬合,蛇首猛拽,這人瞬間被扯掉了半邊身子……

    躲在老柏樹根莖中的李長壽暗自思量,自己跟這頭毒獸正面對決,還真不好贏。

    剩下五人頓時要退,但這三睛碧波蛇如何會放過到嘴邊的美味?

    它蛇尾甩出道道殘影,直接將一人砸在地上,順勢封住了其余人的退路,渾身上下的細鱗張開,噴出了一股股劇毒的濃霧,立刻將剩下幾人團團包裹。

    “孽畜敢爾!”

    空中傳來一聲怒吼,便見那道魁梧的身形破開云霧,先將手中板斧拋下,身形也直接撲向了三睛碧波蛇。

    頭生肉角的三睛碧波蛇立刻感受到了威脅,仰頭用蛇首撞向砸落的板斧;

    它頭頂這個形狀滿是惡趣味的肉包,卻是自身最硬之處!

    鏗鏘聲炸響,巨斧被直接擋飛,三睛碧波蛇的蛇首摔打在地上,那肉包竟出現了一絲裂痕,其內流淌出了一絲絲金色的血液。

    這毒物頓時大怒,蛇尾一震彈跳而起;

    空中砸落的宇文陵抬手召回大斧,已是舉著斧頭迎面砸落!

    樹根處,李長壽右手扣住了三張紙人,略微猶豫,又拿出了第四張;少頃,又拿出了第五張與第六張……

    左手握住了自己最強的迷藥超品軟仙散;

    李長壽等待著灑出軟仙散的時機,他要等三睛碧波蛇撐不住時再出手。

    三睛碧波蛇不懼毒,這宇文陵卻不行。

    同時,李長壽不忘將靈識全面張開,來回搜查方圓十里之內,看看是否有潛藏的危機。

    另一邊,有琴玄雅已經按照李長壽的指引,趁勢退到了懸崖后側。

    少了宇文陵護持,元青也不敢留在云霧中,他也終于親自出手,從半空沖向有琴玄雅,手持三尺青鋒想要阻攔有琴玄雅離開。

    然而,此時有琴玄雅并未想過退走,反手掌控眾飛劍,將元青瞬間壓制。

    盡管元青的修為高了有琴玄雅一小階,卻只能苦苦防守……

    但有琴玄雅分了大半心神,用靈識觀察著崖上的激戰。

    她能感覺到,不斷對自己傳聲的李長壽就在那里,但此刻卻完全不知李長壽具體位置,心底漸漸有些焦急。

    然而,全場局勢,盡在李長壽掌控之中。

    三睛碧波蛇將元仙境初期的宇文陵當做了最大的威脅,不肯退讓半步,守護在仙解草之前;

    宇文陵此刻抓著巨斧不斷劈砍,將此時中蛇毒喪失了神智的三名手下護在了身后……

    這般情形下,宇文陵很難留手,雙方盡皆全力拼殺。

    李長壽耐心潛伏,在老樹根部靜立不動,等待著出手的時機,并做好了時刻遁走的準備。

    因為這次事發倉促,是純粹應變之舉,李長壽也對自己稍微降低了些要求。

    這次,九成八的把握就出手吧,總是追求十成把握也不太現實……

    大戰片刻,這顆老柏樹那有些光禿的樹冠都被斬了小半,巨斧砍出的道道氣浪,山崖也多了道道溝壑,崩塌了小半。

    三睛碧波蛇畢竟尚未成仙,就算是面對一個沒什么厲害法寶的元仙境初期,也很快抵擋不住,渾身上下被砍的毒血亂流,即將被斬殺在此地。

    ‘辛苦了,大塊頭。’

    李長壽心底道了句,左手輕輕抖動了下,這瓶超品軟仙散中的無色氣息被他用法力包裹,先送到了槐樹樹干,再快速滲出樹干,悄然灑向了宇文陵。

    很快,宇文陵的動作出現了少許遲緩,人也有些頭昏眼花。

    ‘這蟒蛇的毒好生厲害!’

    宇文陵心底暗罵,雙目瞪圓、其內滿是血絲,饒是昏昏欲睡、頭重腳輕,猶自發出一聲氣勢十足的怒吼。

    他再不敢戀戰,當下爆發出了絕強的一擊,身形躍到半空,涌出仙力定住這條大蟲,巨斧徑直斬向三睛碧波蛇的脖頸!

    三睛碧波蛇此時卻生了退意,返身要走,但它有些遲疑地看了眼崖邊的三株仙解草……

    也正是這一點遲疑,讓它沒了逃命的機會。

    巨斧被兩只粗壯的大手握著,直接從它后頸斬落,蛇首拋飛而起,毒血頓時亂濺!

    宇文陵身形落下,卻是腳下不穩,踉蹌了兩步,拄著大斧才沒狼狽跌倒。

    他掏出一瓶解毒丹,直接倒入口中,但動作已經越發遲緩……

    ‘這是什么毒?怎得如此厲害!’

    “將軍……我等……”

    身后傳來了虛弱的呼喊聲,宇文陵剛想轉身救援,腳下一個虛晃,幾乎直接跌到;

    那些解毒丹竟毫無作用,他眼前一陣天旋地轉。

    正此時,一旁突有破空聲響起!

    一根木箭從側旁襲來,徑直刺入了宇文陵的脖頸;這魁梧漢子身體一顫,轉身怒視著柏樹樹干的方向。

    那里,‘李長壽’的身形從柏樹中緩緩擠出,扔出了換天寶傘,握住了青銅短弩,順便灑出了三張紙人。

    蓬、蓬蓬!

    紙人化作分身,對宇文陵襲殺而去!

    ‘李長壽’則迂回沖向側旁,迅速為青銅短弩更換木箭,再次扣動機括。

    短弩之上寶光涌動,射出的木箭勁力非凡。

    宇文陵此時中毒已深,完全無法應敵,脖頸上再次中了一箭,仙人血橫灑當場。

    那三道紙人沖到宇文陵身周,立刻分三角站立,將手中瓷瓶中的青霧同時灑出。

    青霧宛若活物一般將宇文陵纏繞、包裹,這壯漢渾身上下響起了‘滋滋’的聲響;而他最后的力氣,用在了仰頭怒吼,吼聲中滿是痛苦……

    可惜,換天寶傘已經立下了陣法,將此地情形完全隔絕,聲音無法傳出去半點。

    宇文陵的仙人之軀,竟在青霧之中被迅速腐蝕,不少區域已露出白骨,身周出現了一只只透明的氣泡。

    他奮力想反擊,大斧笨重又緩慢地橫掃,三紙人靈敏地向后跳開。

    嗖!

    第三根木箭貫入宇文陵被腐蝕的胸口,刺透宇文陵心脈!

    三紙人開始齊齊掐起法訣,口中噴出三道白色焰火,將宇文陵直接吞沒!

    到此時,宇文陵方才認出了李長壽,有些無力的喊出一聲:

    “竟……是你……”

    一名元仙,雖是剛成仙不久,卻在此刻已是大半個身子踏入了鬼門關。

    然而仙人就是仙人,如何心甘這般落幕?

    宇文陵在白火中突然閉上雙目,已經有點恐怖的殘軀上涌出數道仙光,在頭頂凝出了淡淡的虛影!

    元神出竅!

    “受死!”

    宇文陵的元神低吼一聲,硬頂著軟仙散的效力,對李長壽劈出一掌!

    這一掌,就如泰山壓頂,好似山洪暴涌!

    李長壽立刻要閃躲,但腳踝突然被一只手死死地握住;低頭看去,卻是一名中了蛇毒與軟仙散的蒙面人,此時突然出手。

    這人此刻渾身亂顫,不知如何抗住了體內劇毒,似乎是燃燒了三魂七魄,只為了掐滅了李長壽最后的生機……

    嘖,失策。

    李長壽略微搖頭,頭頂的一掌已經劈落,將他上半身直接砸碎。

    宇文陵的元神露出了一絲冷笑。

    ‘此子的法術與算計雖然厲害,但終究是尚未成仙……’

    咻

    咻咻咻

    柏樹下再次傳來破空聲,七根長釘極速飛來,同時打入了宇文陵元神各處!

    每根長釘之上刻畫著繁復的禁制,涌動著淺白色的幽火!

    宇文陵元神有些錯愕地低頭,卻發現,自己身周那三道紙人分身,一直未曾停下噴火;在他元神出竅時,身軀,已經被燒的只剩骨架……

    此刻,那個燃燒了自己魂魄的蒙面人,目光呆滯地仰頭看著,看著那半張紙人在隨風飄舞,被一縷火焰引燃……

    他燃盡了自己轉世的一切希望,卻只換來了半張紙人的陪葬。

    柏樹下,剛出現的‘李長壽’張開左手,掌心對準宇文陵的元神,五指輕輕一收,那七根煉制不易的滅魂釘被瞬間引爆!

    柏樹根部,李長壽用靈識注視著那猶自燒不盡的仙人骨架,眉頭輕皺,控制著紙人伍扔出了攝魂寶珠,讓壹、貳、叁紙人加大噴火的力度。

    這幽冷玄火,面對仙人時傷害有點不夠用,還是要想辦法搞到門內的三昧真炎才行。

    又等了一陣,那骨架轟然倒塌,化作灰燼堆在了地上,三紙人按照程序開始誦讀經文,李長壽總算動身。

    揚灰這種有儀式感的步驟,還是要親手來做才放心。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溫燉的小時光〕〔山河遠闊語輕輕〕〔鳳素暖宮城免費閱〕〔重生千年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神級兵王都市行〕〔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末日樂園〕〔黑金繼承人〕〔超次元女子監獄〕〔快穿:反派洗白攻〕〔醫妃拽上天:邪王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三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2012年足球直播 山东十一选五 26选5 广东十一选五专家推 3d试机号牛材网 比亚迪股票行情 安徽十一选五 7m球探即时比分网 河河北十一选五 3d试机号多少 广州股票配资 天津快乐10分 外星大袭击 安徽11元选5开奖 南方双彩网双色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