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小說男主霍庭深溫〕〔小說主角霍庭深溫〕〔重生之此女不好惹〕〔完美隱婚,老公已〕〔團寵王妃美又颯〕〔離婚后忽然得寵〕〔鳳顏劫:爺的傾城〕〔重生六零我養活了〕〔愛情沒有那么甜〕〔高能廚娘:帶著微〕〔無敵從時空吞噬開〕〔多元宇宙之執劍求〕〔斬寒〕〔逃出世界〕〔天啟王座〕〔回來當醫仙〕〔我真不想做主角啊〕〔首席大人的掛名妻〕〔在美國當警察的日〕〔天降我才必有用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八章 酒仙人上線【為盟主‘時光無雪’加更!】
    “元青、玄雅,你們可是這一代弟子修為排名第二第六,怎么都要趕著去采藥?

    都林峰劉雁兒,小靈峰王奇,嗯……也是這一代排名前二十的良才,怎么都趕著要去亂瘴寶林?咱們門內對年輕弟子已經這么小氣了?

    北俱蘆洲可不是什么善地,前兩次都沒人去那……

    嗯?”

    百凡殿角落,滿身酒氣的女仙人歪了下頭,瞪了眼站在四名光彩奪目年輕弟子身后的李長壽,又低頭看了眼手中的竹條,抬頭看看李長壽,如此重復了兩遍,面色漸漸陰沉了下來。

    “小瓊峰,李長壽。

    你什么修為?剛化神九階就去亂瘴寶林干嘛?

    去去去!去東海打那些蝦妖去!”

    這女仙人直言直語可謂絲毫不留情面,但說得卻也是十分在理,顯然是在為了李長壽安危考量。

    女仙人腰上掛著一大一小兩只酒葫,一身打扮也是十分簡單,長褲、短衫,一頭淺褐色的中短發,在三千青絲、長發飄飄的女煉氣士群體中,也算是罕見的異類。

    形象和氣質方面,像極了門內被長期壓榨勞力以至于自暴自棄的雜役弟子。

    還好,她用布條綁住的纖腰、快被撐破的麻布短衫,以及身上時不時流露出的少許威壓,能讓人直觀了解到,這是一位‘實力’不弱的女仙人。

    此人道號酒玖,破天峰門人,看起來也就二十出頭,其實已是八九百歲,成仙已有六百余年,在她同期入門的那一代弟子中也是拔尖的存在,如今已是能獨當一面。

    前往北俱蘆洲亂瘴寶林的門內護衛只有她一人,也足可見她實力不凡。

    李長壽面露肅容,對這位大名鼎鼎的酒仙人拱手行禮,道:“酒師叔,弟子需要尋找幾味藥草,有一味只有北俱蘆洲才能尋到,這次還要勞煩酒師叔了。”

    “啥藥草?”

    女仙人嘴角一撇,那張其實十分秀美的面容上帶著少許嫌棄,“當年我跟你師父也算有點情分,給你這個,拿去找道藏閣的麒零長老……”

    言說中,女仙人在自己滿是酒污的短衫中摸了一枚玉片出來,隨手扔給了李長壽。

    “就說算我月供里面,去拿你要找的藥草。

    北俱蘆洲也是你這化神九階能去的?你要真死在那,我可是要被扣十年酒錢,說不定你那個廢柴師父還會跑過來哭哭啼啼……

    呃呀,想想就煩死了!”

    一旁的兩男兩女略感訝異,目光落在那枚玉片上。

    門內長老的身份玉牌,如此輕易的就給了一名化神九階的非同峰弟子?

    “師叔,”李長壽苦笑了聲,捧著玉片向前兩步,將玉片遞回給這位女仙人,“若有的選,弟子也不想去北俱蘆洲冒險,但這次實屬無奈。

    按照門規,師叔也不能拒絕弟子外出歷練的請求,還請師叔成全。”

    酒玖略微皺眉,注視著面前低頭行禮的這個小輩,哼了聲,隨手將玉片奪了回來。

    “真是!那誰,元青、玄雅。”

    身著火紅仙裙的少女與那位文質彬彬的青年煉氣士同時拱手應答:“弟子在!”

    酒玖沒好氣地道了句:“你們兩個要是有余力,就幫忙照看照看他。”

    “弟子領命,”有琴玄雅面無表情的答應了句。

    “師叔放心就是,”元青對李長壽投來少許善意的目光,嘴角的微笑也頗為溫和,“我定會照顧好長壽師弟。”

    酒玖忍不住一手扶額,對著李長壽就是一陣吐槽:“他入門比你跟玄雅都早。

    真是,李長壽你是怎么做到的,修煉一百多年還沒到返虛境。”

    “呃,”元青面露尷尬,但很快就拱手一禮,“抱歉,長壽師兄勿怪。”

    李長壽含笑搖頭,心底也有些感慨。

    面癱女,大暖男,這對倒也十分般配……

    不過跟自己沒什么關系就是了。

    李長壽突然感覺到兩道沒太多好意的目光,他也沒去探究什么,淡定地對酒玖道了聲謝,又轉身對有琴玄雅與元青拱手行禮,而后就退到了四人身后,靜靜站立。

    那兩道目光,自然是另外兩人投來的。

    身著淺黃羅裙的劉雁兒,一身青色道袍的王奇,都是這一代弟子中排名靠前的返虛境好手,兩顆上好的仙苗。

    他們剛才的目光雖沒有好意,但也沒太多惡意,最多也就是有些嫌棄罷了。

    李長壽靜靜而立,聽著外面不斷傳來破空聲,一批批弟子在各位仙人護持下升空而去。

    他也分出一縷靈識,檢查了下自己身上的幾件儲物用法器。

    幾件?

    李長壽確實是帶了幾件儲物法寶。

    并不是他有擅長整理的習慣,要將丹藥、法器等分門別類的存放;這幾件儲物法器中所存放的物件,其實都一模一樣,丹藥、法器、靈石等,都等分成了三份。

    在左手手腕上的手環是主儲物法器,為了以防萬一,在脖子上的吊墜是備用儲物法器,為了以防萬一的萬一,在大腿上綁著的布袋是備用加備用的儲物法器……

    外出歷練,多做準備總歸是沒錯的,尤其還是要去北俱蘆洲那種險地。

    這次,李長壽也是將自己大半的家底都帶上了。

    另外小半給了師妹防身。

    ……

    小半日后,一只巨大的葫蘆在殿前緩緩升空。

    酒玖仙人抱著胳膊站在葫蘆嘴上方,氣勢頗為不凡;幾名年輕弟子靜靜立在葫蘆各處,都是站的穩穩當當。

    等葫蘆飛出大陣,酒玖仙人雙手掐起法印,酒葫蘆散發出一縷縷淺綠色的光芒,在外圍布置了一層薄膜,隔絕了外部風聲。

    而后手指對著西北方向一點,酒葫蘆開始緩緩加速。

    “都放松點,別緊張,出了山門沒那么多規矩了。”

    酒玖打了個哈欠,自顧自的在葫蘆嘴處坐了下來,兩條小腿搭在葫蘆嘴兩旁,毫無形象的向后一靠,隨手拿起了自己腰間的酒葫蘆,嘴邊已經露出了滿足的笑意。

    慢慢抿了一口,酒玖臉蛋泛起了少許紅暈,將呻吟聲化入風中,整個人都散發出一種滿足且舒適之感,而后扭頭打量著后面五個年輕弟子。

    離她最遠的,就是坐在葫蘆后端的李長壽。

    李長壽與其他幾人都隔了一小段距離,身體也一直保持緊繃的狀態,并沒有如其他人那般打坐修行,左手指尖摁著兩張黃紙符箓。

    劉雁兒和王奇在葫蘆中部,此刻也都是靜靜調息。

    離著酒玖最近的是有琴玄雅,她就在酒玖身后一尺處打坐,那把大劍也橫在了身前。

    在有琴玄雅身后,那位風度翩翩的元青正溫聲說道:“師妹,這次我一定助你尋到厭火明心草。”

    有琴玄雅卻略微皺了下眉頭,淡然道:“元青師兄不必為我費心,這是我自身修行之事,無需旁人插手。”

    元青卻是溫和地一笑,“多一個人總歸多一份機會。”

    有琴玄雅并未多說什么,繼續閉目打坐,身周有一縷縷火焰般的氣息環繞,美的毫無死角。

    “嗤,”酒玖在旁看的也是一樂,對元青挑挑眉;

    元青做了個無奈的表情,繼續在有琴玄雅身后三尺之外打坐,嘴角的笑容漸漸淡去。

    ‘嘖,又是一場落葉有情而流水無意的好戲啊。’

    酒玖抿了一口仙釀,意猶未盡、回味無窮,卻只能戀戀不舍地將葫蘆掛回腰間。

    她倚著葫蘆嘴的邊沿,仰頭看著蔚藍天空下的云舒云卷,略微有些出神。

    如此飛了一陣,酒玖又忍不住去摸腰間的葫蘆,但動作猶豫了下還是頓住了,在那道了句:“要飛去北俱蘆洲還要兩天三夜,你們就打算這么打坐?

    那個王奇,給師叔唱個小曲兒。”

    “酒師叔……”后方的王奇忙道,“我哪會唱曲兒?”

    酒玖頓時一臉嫌棄,“那你們誰會?長壽,你會不?”

    李長壽面色凝重地搖搖頭,反而施展傳聲之法,對酒玖提醒道:“師叔,后上方云中似乎有道人影。”

    “嗯?”

    酒玖抬頭看了眼,不動聲色地對李長壽傳聲回來:“偌大的五部洲之地,能飛天遁地的煉氣士不計其數,別大驚小怪的,這里離著咱們度仙門又不遠。”

    話雖如此,酒玖還是將仙識散開,不多時,大葫蘆御空的速度也開始平穩地減慢。

    又片刻,大葫蘆懸浮在空中安然不動,酒玖依然松松垮垮地坐在那,朗聲喊道:“不知云上這位道友跟了我們這么久,有何貴干?”

    頓時,葫蘆上打坐的四人立刻睜開雙眼,而一直觀察后方的李長壽,右手縮回了袖子中,手指扣住了自己的儲物法器。

    后方云上,一道魁梧的身影飛了出來,此人身穿鎖子甲,面容粗狂,渾身上下的氣息凝實厚重,背上掛著一只巨大的板斧。

    ‘仙人?’

    李長壽仔細感應著,這人似乎是未成仙多久,并沒有給自己多少威壓。

    隔了百丈,這魁梧漢子對著酒玖抱拳,朗聲道:“我乃東神州洪林國殿前守將,特來護衛六公主殿下,若有冒犯之處,還請仙長勿怪!”

    “六公主?”

    酒玖頭一歪,打量著后面兩個女弟子;

    李長壽的目光也下意識就落在了臉蛋微圓、稍有些煙火氣的劉雁兒身上,但劉雁兒卻直接看向了另一位年輕女弟子……

    就聽有琴玄雅用一種極其冷淡的口吻開口道:

    “回去吧,不必為我費心。”

    公主?殿前守將?

    在他們要去北俱蘆洲的時候突然現身?

    李長壽鼻尖輕輕一聳,嗅到了……某種套路的味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溫燉的小時光〕〔山河遠闊語輕輕〕〔鳳素暖宮城免費閱〕〔重生千年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神級兵王都市行〕〔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末日樂園〕〔黑金繼承人〕〔超次元女子監獄〕〔快穿:反派洗白攻〕〔醫妃拽上天:邪王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广西快乐十分 3d今晚开奖结果 3d开机了和试机号 吉林十一选五 3d怪字图谜 安徽十一选五 江苏11选5基本走 手机基金理财平台 辽宁11选5开奖号 2011中超足球直播吧 艾特广告消费理财平台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 基金配资 pk10 秒秒彩app下载-全能版 恒大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