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小說男主霍庭深溫〕〔小說主角霍庭深溫〕〔重生之此女不好惹〕〔完美隱婚,老公已〕〔團寵王妃美又颯〕〔離婚后忽然得寵〕〔鳳顏劫:爺的傾城〕〔重生六零我養活了〕〔愛情沒有那么甜〕〔高能廚娘:帶著微〕〔無敵從時空吞噬開〕〔多元宇宙之執劍求〕〔斬寒〕〔逃出世界〕〔天啟王座〕〔回來當醫仙〕〔我真不想做主角啊〕〔首席大人的掛名妻〕〔在美國當警察的日〕〔天降我才必有用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四章 世界很危險
    “靈娥啊,你可知何為氣?

    氣,乃天地之脈絡,生靈之呼吸;萬般修行皆由氣始,千種神通盡為氣化,吐納輪轉,始為周天。

    為師今日所傳你的,就是咱們度仙門之道承《一氣正天訣》的基礎篇。

    此篇乃筑造道基之法,便是放眼五部洲之地,也是一等一的筑基法門,便是今后你要修其他功法,也可憑此法筑基。

    靈娥……靈娥?”

    “徒兒在!”

    湖邊柳樹蔭,藍靈娥收回了不自覺就瞟向湖中的目光,有些不安地吐了吐舌尖。

    齊源老道扭頭看向湖心,笑道:“你師兄在參悟水遁之術,不要被他影響了心神,且聽好,為師為你講解本篇功法。”

    “嗯!”

    藍靈娥收攝心神,仔細聽著師父口中所說的修行妙法,努力理解著這些語句的意思。

    然而,不過一陣……

    “師父!師兄消失了!”

    藍靈娥杏眼圓瞪,指著湖面輕呼了聲。

    齊源老道扭頭看去,頓時無奈的一笑,嘆道:“那是遁法!

    走走,咱們去屋內修行!

    你師兄對各種遁法有濃厚的興趣,這應該,已是他掌握的第六門遁術了。”

    “師父,遁法是什么?”

    齊源撫須笑道:“遁法是法術的一種,可以讓施法者迅速穿行于不同的環境,水遁之法就是能在水中快速穿梭,比游魚還要迅速。

    看,你師兄那不是在湖邊出現了?這遁法之速,已是頗為不凡。”

    藍靈娥踮著腳看去,剛好看到自家師兄那修長的身影從遠處湖邊冒了出來,站在水面上靜靜而立。

    她小聲贊嘆:“師兄好厲害!”

    “若說遁法,在咱們度仙門,你師兄確實稱得上厲害二字,”齊源老道面露無奈,“若是他在其他術法上能花在對遁法一半的心思,為師也就能安心幾分了。”

    藍靈娥輕輕眨眼,已是跟著師父進了草廬中。

    齊源老道隨手招來了兩個蒲團,將草廬的木門帶上,手中拂塵輕輕敲了下小徒弟的腦殼,“專心聽講!”

    “哦,”藍靈娥連忙盤腿坐好,這次總歸是能靜下心來。

    湖面上,李長壽踏波而行,走了兩步后身形化作一股水流消失不見,幾個呼吸之后出現在了湖中心的位置。

    “水遁成了,就是速度好慢。

    不過,施展水遁的時候,能讓自己融于水中,倒是能抵抗一些法寶轟擊。

    水利萬物而不爭,水載千舟而不崩,確實值得繼續摸索。”

    李長壽負手而立,一陣思量,隨后便繼續在水上漫步,每走幾步就直接消失在水面上……

    經過他不斷摸索,很快就不需在水面走路,只要接觸到湖水,就可直接施展水遁。

    李長壽猶不滿足,繼續潛心琢磨著,似乎完全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直到午后,齊源老道傳聲將他喊了回來。

    “靈娥尚未辟谷,總是吃飽腹丹也不行,稍后你搭茅廬時,也再起個灶臺,自靈娥辟谷之前的這段時間,為她每日做一餐飯菜。”

    李長壽拱手應道:“弟子遵命。”

    “為師修行去也,靈娥你若有事,可找你師兄言說。”

    “是,師父!”

    藍靈娥模仿著師兄的動作,像模像樣地對師父拱手應答,但小肚皮不巧正發出一陣咕嚕嚕的響聲,讓她俏臉瞬間漲紅。

    齊源道長哈哈一笑,化作一縷青煙消失不見;李長壽也是面露微笑,卻將目光看向了湖邊,避免讓小師妹太尷尬。

    “師兄!師父剛剛用的是煙遁嗎?”

    “嗯?煙遁?”李長壽一時都沒反應過來,隨后又啞然失笑,“那是幻形術,主要是對敵時用來保命用的,也可傷敵、困敵,算是咱們師父的拿手絕活。

    想學嗎?要等你修為境界有些火候,讓師父傳你就可。”

    “那師兄的水遁呢?靈娥現在可以修行嗎?”

    “水遁要更遲一些,需要等你邁入煉氣化神之境才能修行,五行遁法都是這般,現在不要多想,剛完成第一次打坐的菜鳥煉氣士。”

    藍靈娥眨眨眼,“師兄,菜鳥是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笨手笨腳的初學者?”

    李長壽笑瞇了眼,帶著藍靈娥走向了藥圃旁的空地,“想吃什么?咱家山頭野味不少,你若是沒有忌口,我就自行給你推薦了。”

    野味?

    “師兄,我們中午吃……這些藥草嗎?”

    “當然不是,”李長壽右掌向前探,一顆石子從側旁飛來,在他掌心轉了一圈,隨之便帶著一陣尖銳的呼嘯聲,朝林中直直飛去。

    藍靈娥禁不住發出一聲贊嘆,而山林中頓時一陣雞飛狗跳,驚起了一群又一群的飛鳥。

    很快,一只生有三色彩羽的錦雞破空而來,那枚石子嵌在錦雞胸口,這只靈禽早已一命嗚呼。

    石子一去一回,又被李長壽隨手扔到一旁草叢,把藍靈娥看的雙目異彩連連。

    不多時,李長壽已經熟練地在湖邊架起了烤架,又將錦雞褪毛除臟,拿出自己珍藏的幾罐調味品,開始在那‘勾引’小師妹……的口水。

    “師兄,剛才那石子是什么法術?飛出去為什么還能飛回來?”

    “簡單的御物罷了,”李長壽笑道,“只能算是一些小術。

    如今的修行界,或者說整個五部洲中,最流行的打架套路就是祭練一些法寶,將自身修為加持在法寶上,用法寶砸人。

    這種御物的術法,就是控制法寶的基礎。

    你剛剛開始修行,對這些自然都不太了解,今后再慢慢說給你聽吧。”

    “嗯,”藍靈娥跪坐在一旁,小手理了理耳旁的一縷青絲,細弱蚊聲般道了句,“感覺,師兄的法術都好厲害。”

    李長壽略微搖搖頭,語重心長的教育著:“你錯了師妹,這并不厲害。

    我跟師父一樣,都是還未成仙的煉氣士。

    這個洪荒世界太過兇殘,成仙只是剛剛走出新手村,成仙之后還要再過七八個大境界,才能勉強算得上是一位高手,每一個境界都能卡死無數所謂的天才奇才。

    而洪荒自古而來存在太過久遠,頂尖的高手又數不勝數,新人想上位難上加難。

    且,修為終歸只是基礎,就算是在同一個大境界的兩人斗法,沒有厲害的法寶的一方,下場就是……

    身、死、道、消!”

    藍靈娥縮了縮脖子,師兄的話語如同魔音入耳,讓她禁不住寒毛直豎。

    李長壽的嗓音繼續響起:

    “哪怕你有厲害的法寶,如果沒有厲害的神通,也是不免身死道消。

    就算你法寶和神通都齊備了,如果自身氣運不足,惹來災禍,免不了還是一個身死道消。

    總而言之……”

    “身、身死道消?”

    李長壽頓時露出了和善的微笑,夸贊道:“不錯,領悟的相當迅速嘛。”

    “可是師兄,”藍靈娥小聲問,“我們修行不就是為了能夠長生不老,為了能夠無人可欺,然后逍遙于世間嗎?”

    “不,你可能弄錯了,修行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事,”李長壽搖搖頭,輕輕一嘆,“我們修行是為了不斷變強,然后應對各種各樣艱苦的環境,從而讓自己活下去。

    長生不老只是一個修道境界,達到這個境界你就不會自然死亡了,但各種各樣的災禍還是會要你性命。”

    “那師兄,”藍靈娥有些緊張的反問,“我們該怎么樣才能真正活下去呢?”

    李長壽緩緩轉動著手中的烤架,有條不紊地回答著:

    “第一,要躲避因果,盡量不要跟奇奇怪怪的事有牽扯,最好的辦法就是安心在家里修道,不要亂走動,也不要跟其他人有太多接觸。

    當然,要做到這點很難。

    比如你跟我,因為拜了同一個師父,咱們之間就有了牽扯,也就存在了因,今后如果咱們任何一個有麻煩,另一個就會被牽扯入其中,這就是一種果。

    所以,就算盡力躲避因果,我們始終不能完全避開因果,這時候就要學會審時度勢,根據情況作出合理的判斷,盡力讓自己不要落入危險之中。

    如果自己做了所有能做的努力,依然陷入了危險,那就只有第二條應對的辦法了。”

    “第二條……是什么?”

    藍靈娥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這只已經烤到七分熟的錦雞,已經開始散發出無比誘人的香氣。

    “底牌。”

    “底牌?那又是什么……”

    “所謂底牌,就是指你各種各樣隱藏起來的能力,”李長壽撕下了一塊雞肉,遞給了已經有些等不及的靈娥,繼續教育著。

    師妹的入門教育,可是他準備許久,在腦海中整理了幾個月的成果!

    “你如果有一百分的實力,可以藏起來三十分,只展露給別人七十分。

    這樣,如果有人要算計對付你,你就能打他一個出其不意……

    再具體一些,以后你如果有了什么厲害法術、神通、法寶,就藏起來當做自己的一張底牌,不要讓人知道,關鍵時刻扔出來,它就是一錘定音的王炸。

    還有自身修為,也可以隱藏一部分,這也是一張底牌。”

    藍靈娥三下五除二將這塊雞肉解決,吃的雙眼一陣放光,味蕾在不斷回味,讓她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手指。

    她仔細思索著師兄的教導,小聲問:“可是師兄,如果底牌都用了,卻依然打不過對方,那該怎么辦?”

    “這就是第三條了,”李長壽屈指一彈,烤熟的錦雞直接被肢解,化作一塊塊蘊著靈氣的烤肉,漂浮到了藍靈娥面前。

    “第三條其實很簡單,就是……逃。”

    “呃,”藍靈娥眨眨眼,雖然被烤肉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卻依然在努力理解師兄的話語。

    李長壽悠然道:“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意氣用事只會葬送美好的未來,生命也只有珍貴的一次,當然,人品和氣質絕佳的,可能會走狗屎運來第二次。

    咳,說正事!

    想要在高手手中遁走,需要極強的臨陣反應能力,這里就要強調遁法的作用了,多學一門遁法,你就多一份生還的希望……”

    日暮西斜,肉香遍野。

    在那清澈的湖水邊,青年煉氣士孜孜不倦地教育著剛入門的小師妹;抱著一塊塊烤肉小口啃食的小姑娘,也漸漸聽得入神。

    這必將是影響她整個仙生的一課。

    只是,雖然小靈娥不斷感慨師兄說的好有道理,但仔細回味,又覺得哪里……

    有點不太對勁。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溫燉的小時光〕〔山河遠闊語輕輕〕〔鳳素暖宮城免費閱〕〔重生千年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神級兵王都市行〕〔蘇茜茜小陳叔叔免〕〔末日樂園〕〔黑金繼承人〕〔超次元女子監獄〕〔快穿:反派洗白攻〕〔醫妃拽上天:邪王
  sitemap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大透乐开奖结果和下期预测 上海老张期货配资 欢乐彩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 河北十一选五任选5 云南十一选五 股票配资平台大全 七星开奖 七位数开奖结果今天 关于大发排列3 2016年3d全年 澳洲幸运10稳赢技巧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内5分彩平台 福彩30选5开奖公告 内蒙古十一选五